【237】爱的代价

高速文字首发 本站域名 www.haxwx5.com 手机同步阅读 wap.haxwx5.com
    【237】爱的代价

    解忧脸色微变,冷静的问道:“这个问题和我的工作没有直接关系吧?”

    “常理上来讲是没多大的问题,不过慕小姐的情况更特殊一些,我们都知道冷总已经和林小姐结婚,严格说来冷总是慕小姐的姐夫。慕小姐和自己的姐夫牵扯不清,完全不顾及和林小姐的姐妹之情,更何况林小姐还为慕小姐你付出了一条腿的代价,使其终身不能再跳舞,如此沉痛的付出,我们有理由怀疑慕小姐的人品问题。”

    “既然这样,很抱歉,浪费各位的时间了!”

    解忧知道自己没有理由再为自己辩解下去了,站起来对他们鞠了个躬,就离开了招聘办公室。

    门外排队的那些人还用一种怪异的眼光看着她,她视若无睹,笔直的离开了这所公司。

    本以为,她已经做好了心理准备,她要和司夜在一起,别人对她是不可能有什么好脸色的,她都可以承受。她只是没想到,这也影响了她找工作的机会。

    任凭她学历再高,能力再强又有什么关系?

    坐进车子里去,回望一眼这所公司,她告诉自己,没关系,此处不留人,自有留人处,她还可以去别家公司。

    然而,接下来的好几家公司,哪怕是一家很小的没有几个人的工作室,给她的都是同样的回答。

    她终于明白了一个事实,她的身份已经不单单是一个第三者,她还背负了一个忘恩负义的骂名,这样的她,是没有人肯录用她的。

    她终于放弃了,不再坚持了。

    中午饭就没有吃的她,接连五场面试,她已经口干舌燥。旁边有一家下午茶餐厅,她走了进去,给自己叫了一杯喝的东西。

    望着玻璃窗外那些行色匆匆的人们,她悲哀的想着,为什么天大地大,却没有她的一个容身之地呢?

    “怎么了?怎么愁眉苦脸的?”一个人在她面前坐下来。

    她循声看去,竟是杜康。

    “你怎么在这里?”她问。

    “我本来是在公司的,无所事事,从窗户里看到了一个垂头丧气的落寞身影,就过来陪你聊聊咯!”

    他这么一说,她才注意到,杜父的公司就在这附近。

    “这里的下午茶还是不错的,我经常过来,相请不如偶遇,一起吃吧!”他又叫了一些吃的,分别给她介绍。

    她感激他的好心,但是她真的一点胃口都没有。

    他只好问道:“跟我说说吧,你发生什么事了?”

    “我去应聘,被否决了。”

    “就这个原因吗?”他觉得她不是经不起打击的人。

    “我接连应聘了五家公司,人家给我的回答都是,我罔顾姐妹之情和自己的姐夫在一起,人品有问题。”

    “流言的杀伤力真是厉害。”

    “你不这样认为吗?”她有些迷茫的问他。

    “感情这东西是没有道理可言的,你和冷少相爱在前,冷少和解心结婚在后,更何况你和冷少的缘分又不是因为林解心,你需要理会别人的话吗?”

    她苦涩的笑了笑。

    “好了,别这么难过了,你要是想找份工作的话,我可以安排你进银行工作。”

    “不用了。”她拒绝了他的好意。

    “怕冷少不高兴?”

    “不是的,我只是不想靠你们的关系。”

    “那好吧!等你需要我帮忙的时候,随时都可以找我!”

    他没有多加劝说,心里也明白她的固执,其实,凭她在林家真正的身份,还有她和冷少的关系,如果她真的需要靠别人帮忙的话,也轮不到他杜康。

    接下来,他们之间有短暂的沉默。

    她忆起他们曾经在一起的片段,好像每一次她不开心的时候,有心事的时候,或者需要帮助的时候,他都会好巧不巧的出现,他就像是上天派来帮助她的那个人。他的身上,总是有一种阳光的气息,让人觉得温暖。

    “怎么了?干什么一直盯着我看?”他不禁笑道。

    “我在想,为什么我每一次想不开的时候,你都会出现?”

    “命中注定的吧!”

    “你也相信命中注定?”

    “以前我是不信的,不过遇到你知道,我信了!”

    “为什么?”

    “因为,何以解忧,唯有杜康啊!”

    说完,他们两个同时都笑了。

    这种缘分,的确就像是命中注定的一样,让人不能不信。

    “终于看到你笑了,心情好多了吧?”

    “嗯!”她点点头,笑道:“杜康,你是一个真正的君子!”

    她想起了他的‘君子不夺人所爱’,想起了他的‘君子有成人之美’,她想说,他绝对担得起君子二字。

    分手的时候,他又跟她说了一番话:

    “人活一世,不能事事都尽人如意,总会面对一些不得不做出的选择。就像有人,会为了梦想而放弃爱情,也有人会为了爱情放弃事业,更有人会为了生存,而放弃原则。这就是人生,有得就有失,重要的是,你要知道什么在你心里才是最重要的,你真想想要的到底是什么?!”

    回去的一路上,她都在想杜康对她所说的这番话。

    她想起很多年前,当别人都指着她说她是一个没有爹的小杂种时,她就发誓一定要靠自己的努力改变别人对自己的看法。后来她长大,她知道命运是注定的,她要一生背负私生女的命运,她就有了第二个信念,不管别人怎么说,她要活出最精彩的自己。

    可是现在,为了她的爱情,她的信念,她的骄傲,她的原则,她的自我,都统统没有了,她,早就不是以前的慕解忧了……

    不知不觉中,她把车子开到了冷氏大楼前。

    她没有立刻给司夜打电话,而是靠在了椅背上,闭上了眼睛。

    其实,她心里早就做出选择了不是吗?

    她又何必杞人忧天呢?

    比起若水,比起解心,比起丛容,她已经幸运太多太多了……

    车门忽然被打开,她吓了一大跳,睁开眼,就看到某个人已经坐进来了。

    面对她错愕的反应,冷司夜笑道:“别告诉我你不是在等我啊!”

    “你怎么知道我来了?”她停在这里还不到十分钟。

    “据我对你的了解,你不想打扰了我的工作,所以你即使来了也不会打电话给我,宁愿在这里等着我。我早就跟保安说了,见到你的车牌就立刻通知我。”他太了解她了。

    “我的车牌是什么?”她不禁愣了一下。

    “你太迷糊了吧?自己的车,都不知道车牌?”

    她不好意思的笑了一下。

    怎么敢告诉他,这辆车,她从来也没有多注意过。

    他系好了安全带,“走吧,我们去吃晚餐!”

    “不回家吃吗?”她不敢说自己刚才和杜康吃了一些。

    “你今天面试已经很辛苦了,我们不回家吃了,我知道这附近刚开了一家韩式料理,我带你过去吃吃看。”他给她指明了方向。

    如此一来,她也不好再说什么,便发动了车子。

    他又问她:“今天面试结果如何?很成功是不是?”

    “你对我这么有信心啊?”

    “当然!你这么优秀的人才,可惜不是来冷氏,否则我一定亲自面试,百分百录取。”

    他一句话把她逗笑了,笑道:“那如果我告诉我,我面试失败了,你会不会鄙视我?”

    “你开玩笑的吧?”

    “你可以鄙视我,我做好心理准备了!”她开玩笑的说。

    “你表现失常了?”

    “嗯!”

    她一直笑着,用开玩笑的口吻说,他却感觉出了一点不对劲。就算她没有什么工作经验,但是她的能力他是知道的,她精通六国语言,无论是思维能力交际能力或是应变能力,都不在话下。更何况,任何惊险的情况她都遇到过,面试对她来说根本是小问题,失常的几率也几乎为零,要说她会表现失常,这是不可能的,一定还有别的什么原因。

    他正想问她,这时,已经到了餐厅门口了。

    他只好暂时终止话题,和她走进了一栋大厦,乘着电梯来到顶楼。

    大堂经理迎了上来,微笑道:“冷总,您预定的位子已经安排好了,请随我过来!”

    他订的是一个雅间,房间不是很大,但是设计的很别致,有一扇小小的弧形的落地窗,窗口正对着西方,又遇上此时夕阳西下,与绵延的山脉构成了一副美丽的图画。

    她震惊的不可思议:“真是太美了!”

    “这样的美景,让你想吃些什么?”冷司夜笑道。

    “跟你在一起吃什么都好,你决定吧!”她对他甜甜一笑。

    他好笑的摇摇头,点了两份招牌料理,菜式都由厨师料理,然后便挥挥手让人家经理出去了。

    此时解忧沉浸在这美不胜收的景色里,他便没有继续追问今天面试的事情,反正,面试结果如何对他来说无所谓,他不需要她的这一份工作,哪怕她像别的女人一样大把大把的挥霍,他也能够养得起她,他只是觉得这件事很蹊跷罢了。

    突然,他的手机响了起来。

    他拿着手机出去接,不想电话里如果谈到工作上的事,破坏了他们之间的这份气氛。

    走廊的拐角处有两个女服务员正在说话,他起初也没在意。

    最近他在公司停留的时间总是很少,大量的工作不是带回家里去做,就是交给其他人去做,所以有很多决定性的事就只能用电话沟通了。

    他尽早的结束了电话,正准备回房间的时候,听到有人谈及解忧的名字,他不禁愣了一下,停下脚步。

    是拐角处的那两个女服务员在交谈:

    “喂,你听说了吗,传闻中的第三者,就是冷少的那个秘密情人,今天现身了!”

    “好可惜哦,见不到她长什么样子,能让冷少丢下娇妻只陪她!”

    “别想了,我们是见不到的,像冷少那样的身份,负责点菜的都是我们的经理,我们这种服务员见不到的。”

    “要我说,这慕解忧真是忘恩负义啊,她的姐姐为了她赔上了一条腿,她却还要抢姐姐的丈夫,也就是自己的姐夫,这种事她也做得出来?”

    “现在这世道啊,什么人都有的!”

    “冷少也真是的,昨天才结婚,今天就公然带情人出来烛光晚餐,他到底是什么人啊?”

    “你可别乱说啊,冷少是个很专情的男人,曾有五年的时间他身边没有任何一个女人,。让人难过的是,这样的好男人,竟然专宠那样一个卑鄙无耻又忘恩负义的女人。”

    “可不是吗?如果我要是有机会遇到这个慕解忧,我一定大骂她一顿,现在大概全世界都知道她的品行了,我看她还怎么混下去……”

    冷司夜当下便变了脸色,在那两个人正聊得起劲的时候,他赫然出现在她们面前,冷凝的神色吓得她们一阵哆嗦,一个字也说不出来了。

    “立刻给我滚!别再让我看到你们!”他咬着牙,狠狠的命令。

    两个人赶紧拔腿就跑。

    他死死的握紧拳头,一拳捶在了墙上。

    这两个人的谈话也犹如当头一棒把他敲醒了,他才知道世人对解忧的指控是多么恶劣,才知道解忧今天为什么会面试不成功,一切都是他造成的。

    做一个有妇之夫的情人不算什么,姐妹两个争夺一个男人也不算什么,但是和自己的‘救命恩人’抢丈夫,就是罪大恶极。

    他终于了解了这个事实。

    也终于了解,自己给解忧带来的伤害。

    不,他一定要想办法改变这个状况……

    解忧在房间里迟迟等不到他,便出来找他。

    谁知道,当她来到他面前,拉住他的时候,身旁又投递过来一些探究的目光。

    他冷冷的一眼扫过去,那些人又赶紧低下头做自己的事情。

    不知道是不是真如那两个人所说,全世界的人都知道,不过可以确定的是,现在全市人几乎是人尽皆知。

    解忧却无所谓的笑了笑,和他一起回到了房间。

    “司夜,没关系,别管别人怎么看怎么说。”她温柔的劝道。

    此时此刻,还要她来安慰他,他更加的心痛了。

    所有的人都以为她罪大恶极,又有几个人真正知道她的委屈,她才是最无辜的那一个,为什么她要承受这些?

    她到底要有多坚强,才能笑着对他说没关系?

    当她今天面试失败的时候,不是因为她的能力原因,而是这些莫须有的罪名,把她过去的一切努力都给抹杀了,她当是是怎样的心情?

    他想,这一切伤痛,他无法真正体会。

    他也没什么心情再好好吃这顿烛光晚餐,回到了家里,一切还像以前一样,她对他没有只言片语的指责或要求。

    不过她之前在网上投递了简历,还是会有公司打电话给她,她都婉言拒绝了。

    有一次被他听到了,他心痛的问她:“真的决定不出去工作了吗?”

    如果她还是想工作,他会为她安排一份没有任何闲言碎语的工作。

    她却笑着对他撒娇,“我想还是做个米虫的比较好,你会养我的,不是吗?”

    直到突然有一天,若水给她打来电话:

    “解忧,我听说你在找工作,是吗?”

    “你怎么知道?”解忧很惊讶。

    “因为我也很闲嘛,就在爸爸的医院里做义工,偶尔听病人谈起的。如果你现在还没有找到工作,你就来医院吧好吗?我听说你还懂得一些护理,过来让爸爸看看你能否当一名专业护士吧,能的话你就留在这里,我们还能做做伴,你说好不好?”

    解忧答应了。

    她知道,世界上不可能有这么巧的事情,她才刚刚面试过没几天,根本没多少人知道她工作的事,怎么一件小小的事情都会传到若水的耳朵里?而且她懂得护理知识的事,也没有几个人知道。她想了想,便猜到一定是司夜授意的。

    她问他,他却说,是他安排的,不过他和江院长也都不敢拿病人的安危开玩笑啊,一切还是要靠她自己,如果她的能力不过关,他纵然有天大的面子也无济于事。

    于是,就因为他的这句话,她去了。

    考试结果很顺利,江父让她先在医院里工作几天看看,看看做起来是否顺手。

    事实也证明,她有足够的能力担当一名护士。

    工作之余,她还会和若水一起做义工,虽然对于一名硕士研究生来说,做护士这样的工作太屈才了,但是做义工是一份意义性的工作,她在这份工作里重新找到了另一份快乐。

    冷司夜也会常常来医院,不会上前打扰她,只站在角落里,和江院长静静的看着她们帮助人时,脸上露出的那种笑容,他们知道这决定没有错,这终于让他们感到了欣慰。

    与此同时,中伤解忧的流言也越来越少,更多的是针对司夜的。

    有的说他脚踩两只船,有的说他为了打击林家,不择手段利用林远航的两个女儿,甚至还把若水也牵扯进去,说若水为他牺牲五年,甚至失去了一只手臂,他却依然为了报复至若水于不顾,他其实也是忘恩负义之徒,和解忧是一丘之貉,‘天造地设’的一对。

    解忧看在眼里,疼在心里,她终于明白了司夜前些日子的闷闷不乐,别人怎么说她无所谓,她可以不在乎,她却不能允许别人这样中伤他,当初他也是这样的心情吧。

    尤其是关于若水的这篇报道,闹得沸沸扬扬众说纷纭。

    上官宇和向名扬又在冷司夜的办公室聚齐。

    “阿夜,我们都知道,没有媒体敢随意攻击你,之前关于对于的那些指控,一定是你授意的,你为了保护解忧让人把苗头转向你,我们不能说你什么。但是这次是怎么回事,我们都不相信你会把若水也拖下水。”上官宇说。

    “这的确不是我。”冷司夜也很不解。

    “不是你?”向名扬更郁闷了,“那会是谁?”

    “我当然不会把若水牵扯进来,谁有这么大的能力把这件事挖出来?”

    冷司夜百思不得其解。

    他们只好又一路追查到了媒体,竟然查出,是一封匿名信爆的料。

    “会不会是何绍辉?”上官宇突然想到了这个人。

    “极有可能,这个人半年前逃脱了,一定会不甘心。”向名扬说。

    “你们就从匿名信查起,根据字迹或许会查到一些蛛丝马迹,不过我想,何绍辉近期之内不会找来,他的手被我一枪打中了,还需要一定的时间来康复。这份报道对若水也没有多大的杀伤力,我现在只担心解忧……”

    他好不容易让媒体把苗头转向了他,没想到一封信,再度把解忧推到了枪口之上。

    向名扬点点头:“放心吧,我现在就去调查!”

    “等等!”冷司夜又叫住他:“名扬,我可告诉你,上次的事我不追究,一来是因为解忧没有真的离我而去,再来也是因为解忧为你求情。如果再让我知道你背着我去找解忧说什么,我一定不会原谅你,哪怕你是为我好的,你明白了吗?”

    “放心吧,我不会再那么做了。”

    经过这一次的事,向名扬和上官宇都知道解忧在司夜心目中的地位,他宁可赔上自己的名誉,也不允许别人那样中伤解忧,他们又怎么还会做那种蠢事?

    但是,他们还不知道,当他们在办公室里讨论这件事的时候,冷母已经拿着那份关于若水的报纸来到了江家医院。

    解忧在若水的休息室里接见了她,关上门,只有她们两个人。

    冷母啪的一声将这份报纸扔在了解忧的面前,开门见山的说:“慕解忧,我一直想当做你不存在,但是你的存在已经给司夜造成了很大的伤害,你还有什么话可说?如果你真的爱他,如果你真的为他好,就请你马上离开他,再也不要拿着爱他的名义来伤害他……”

    【下章看点】:

    ·这次的事情非同小可,冷母不出现则以,一出现就是在关键时刻出现,解忧会答应冷母离开冷少吗?

    ·昨晚月月深夜给我下通牒,要我加快节奏,再更快些,我不能无视,只好加快节奏了,不过有些情节还是必须要写的,和后文息息相关,大家先来说说,有木有更爱冷少啊?有木有?(*^__^*)亅www..com亅梦亅岛亅小说亅
高速文字首发 本站域名 www.haxwx5.com 手机同步阅读 wap.haxwx5.com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