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32】宣布婚讯

高速文字首发 本站域名 www.haxwx5.com 手机同步阅读 wap.haxwx5.com
    【232】宣布婚讯

    一直到天快亮,一阵手机的铃声惊扰了一室的宁静。

    他拿起来看了一眼,是向名扬打来的。

    向名扬和上官宇知道他和解忧住在一起,所以一般没什么要紧的事,是不会这么早打电话给他的。

    解忧一直靠在他的怀里,枕着他的肩,听到来电铃声,想离开他的胸膛让他好好接电话,他却没有放开她,依然搂着她,用另一只手接电话。

    那边传来向名扬清清楚楚的声音:“阿夜,我们埋伏在林氏的人有消息传来了,我和阿宇已经通过了电话,我们现在就去公司,具体情况等你过来再谈——”

    解忧距离他很近,这几句话也一字不漏的传进了她的耳朵里。

    正如她昨晚所说,自从她知道两家的一切恩怨以后,自从他和林解心订婚以后,所有该发生的会发生的,她都有了心理准备,她知道这一天迟早都会来临的。

    他应了一声,没有和向名扬多谈什么,这个电话就挂断了。

    她从他怀里坐了起来,下床去衣柜里拿了一套干净的衬衣西裤,然后又回到了床上。

    对于他和林远航之间的一切问题,他和她总是尽量避免去提起的,所以这一刻,他们谁都没有先开口说话。

    她帮他穿上了衬衣,扣扣子的时候,他握住了她的手:“忧忧!”

    “你是跟解心订婚的时候在林氏安排的人吗?”她淡淡的问了一句,没等到他的回答,她又继续说下去:“林远航那个人那么狡猾,你跟他周旋了足足十二年,现在半年的时间就有了消息,你小心有诈!”

    “不是!这个人是我的心腹,是十年前我安排在林氏的人!”

    通常他如果要隐瞒她一件事,就会隐瞒到底,但是如果会告诉她,那么他告诉她的就一定是实情。

    她抬起头来凝视他,笑道:“你还真是老谋深算啊!”

    十年前,他也就二十岁而已!

    “我再老谋深算,不还是被你算计了吗?”他指她曾经和杜康一起算计他的事。

    “是我算计你,还是你故跳陷阱啊?”

    “所以说,就算我老谋深算,我也瞒不过你的眼睛啊!”他抵着她的脑袋,亲亲她的嘴唇,“你这么聪明,我注定是你的!你也注定要属于我!”

    “你什么时候变得这么贫了?”她轻捶了他一下,帮他扣完了余下的几颗扣子,催促他,“你赶紧洗漱一下,去公司吧,别让阿宇和名扬一直等你。”

    “嗯!”

    他套上长裤,进了洗手间。

    男人在这方面天生就是很神速的,她才刚刚去帮他挑好领带,他已经从里面出来了。

    他是一名领袖,在公司职员面前,常常都是西装革履的形象,她也忘记了自己是什么时候学会打领带,可以确定的是,是在认识他以后。

    他享受着这种被她服务的感觉,每一次她为他做这些事情,哪怕只是系一颗扣子解一颗扣子,都会让他感觉到很幸福。

    看着她这么认真仔细的帮他系领带,他忍不住搂住了她的腰:“忧忧!”

    “嗯?”

    “我希望以后的每一天,你都能帮我系领带!”

    “好!”她温柔应允。

    “长久以来,你帮我买衣服洗衣服整理衣服,你是不是还可以把帮我**服穿衣服这两项艰巨的任务也给接收了?”

    “好!”她依旧是没有犹豫的答应,“不过你要答应我一个条件。”

    “什么条件?”

    这时候,即使她想要天上的星星,他也会想办法摘给她。

    她却只是笑着,帮他整理好了一切,然后抬起头来,望着他认真又严肃的神情,她像恶作剧一样揉揉他的脸,“你呀,我要你快乐一点,别给自己那么多的压力。”

    “忧忧!”

    他忍不住将她抱得更紧。

    他们每天都会见面,每天都会在一起,但是每一次拥抱,他都舍不得放手,只想将她抱得更紧。

    这是过去三十年里从不曾有过的感情,他也终于相信,原来一个很强势的男人,也会依赖一个女人,深深的依赖着她的依赖而生存。

    “好了,别耽误时间了!”她拍拍他的脸,笑道:“走吧,我送你下楼!”

    以前他们要隐秘,要躲藏任何一个人的视线,所以就连送他出门这种事,她都不敢做。现在,他们的地下恋情不再是秘密,就算要面对所有人的指指点点,她也无所谓了,最起码她能够在阳光下凝望他,望着他被光环包围的模样,也是一种幸福。

    送他出了门,他去开车门的时候,她又拉住了他的手臂,“司夜,路上开车要小心!一定要小心!”

    别看他脸上很平静的表情,她知道他此刻内心一定是很着急知道情况的。

    他回过身来,再度拥抱她,给她一记深长而缠绵的吻。

    “不要胡思乱想,好好的在家里等我!”他说。

    “嗯!”

    她到底还是先推开他,“你快去吧,这里离公司很远,你路上开车一定要小心!”

    “为了你,我也会的!”

    她目送他离开了。

    林氏的消息,他的确很急于知道,但是不知道今天是怎么回事,他心里总有一种很不安的感觉,不敢说是怎么回事。为了不让她担心,他才没有在她面前表现出来。

    来到公司的时候,职员都还没有上班,上官宇和向名扬已经在等他了。

    “什么情况,快给我看看!”冷司夜进门就说。

    “你自己看吧!”向名扬将一份文件交给他。

    冷司夜先是大致的看了一遍,“林远航在治理公司方面有很大的问题,我们也知道,但是没有足够的证据,他这些年光是偷税漏税就高达两千万以上。我们从这方面入手,一定有迹可循,即使不能把他送进监狱,也足够他手忙脚乱一阵,没有精力与我们周旋,这可以为我们争取时间和机会。”

    “其实要打击他,凭你的能力你不是做不到,偏偏你不肯投机取巧,一定要用光明正大的手段,他那个人阴险狡诈又毒辣,你什么时候才能斗得过他?”说起这个来,向名扬有点愤愤不平。

    “算了,你又不是不了解他,他不是林远航,卑鄙无耻的事他做不出来。”上官宇说了他一句。

    跟林远航缠斗了这么多年,他们谁都感觉疲惫,向名扬也就是发发牢骚,要真说起来,他心里最佩服的还是冷司夜,这么多年他背负的压力他们不是看不到,他依旧能坚持自己的原则,这需要一定的耐力与心理素质。

    “别说这些了,我们来研究一下接下来要怎么做!”冷司夜说。

    “对了,我还听到一个消息!”向名扬又说:“据听说林远航准备让林解心接管公司,而且这段时间林解心已经在公司里开始熟悉业务了,这事儿恐怕不是空穴来风!”

    “不可能吧?”冷司夜微微皱眉,“林解心年纪还不大,林远航老当益壮,更何况他知道我正在积极筹备准备对付他,他没理由这么早把公司交给林解心吧?”

    “这也没什么,林远航毕竟没有儿子,只有两个女儿,解忧是不可能继承他的事业的。剩下也只有林解心了,林解心的腿骨折了,再也实现不了她的舞蹈梦,她接手公司,不也是迟早的事?”向名扬说。

    “如果是这样那就好办了,阿夜和林远航的能力可以说是旗鼓相当,但是要是换了林解心,论手段论历练论经验,林解心都不是对手。”上官宇说。

    冷司夜迟迟没有回应。

    他们两个同时看向他:“阿夜,你怎么不说话?在想什么?”

    “我是担心,这是不是林远航的诱敌之计?”

    他想起了早上解忧说的那句‘小心有诈’,依他对林远航的了解,林远航这么做,一定是有目的的。

    正在这时,他的手机响了起来。

    他看了一眼是思嘉的来电,他还在想这件事,便说:“阿宇,你接一下,看看她什么事!”

    他知道这个妹妹通常没什么要紧的事。

    上官宇接了起来,笑问:“小丫头,怎么了?”

    “宇哥哥,怎么是你呀?”思嘉的语气很着急。

    “怎么了?发生什么事了?别着急,慢慢说!”

    “我说不清楚,你快开电视,你让哥哥快开电视——”

    “开电视做什么?丫头,说清楚,你出什么事了?”

    他听她这么着急,语气不禁也严谨了几分,还担心她出了什么事呢!

    冷司夜和向名扬也都朝他看了一眼,不知是怎么回事。

    “是妈妈和林姐姐,我也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昨晚上林姐姐来家里,和妈妈在房间里聊了好久,好像有吵架的声音,但是妈妈不许我跟过去。后来林姐姐走了,妈妈也没事,还叫我不要往心里去,我当时也没有多想,这知道今天,今天——”

    “今天怎么了?”

    “哎呀,我也说不清楚,妈妈一大早就出去了,你们赶紧开电视吧,不要浪费时间问我了……”

    上官宇便不再耽误,一边没挂电话,一边打开了电视。

    冷司夜的办公室一直有液晶屏的电视,因为他常常留宿在办公室里,为了方便看新闻,他就安装了一部电视。

    冷司夜和向名扬正在谈事情,看到他开电视,还没来得及问他是怎么回事,就看到冷母和林解心出现在电视屏幕上。

    是一场记者会。

    有记者举着麦克风问:“冷夫人,请问,为什么决定的这么仓促呢?”

    “并不算仓促,司夜和解心订婚已有半年了,当初是考虑到解心的腿不太方便,她不想做个坐在轮椅上的新娘。经过她半年的努力,她的腿已经没什么问题了,这全都为了她和司夜的婚礼能够早日举行,所以没必要再耽搁下去了!”冷母详细的解释,脸上还带着笑容。

    记者又把麦克风转向了解心:“请问林小姐,三天以后你就会和冷总完婚,你此刻的心情是怎样的?”

    “我当然很开心啊!”解心一脸的幸福甜蜜:“我爱司夜!从九岁开始,我爱了他整整十五年了,嫁给他是我一生的心愿,我想,只要能够和他长相厮守,我这一生就别无所求了!”

    “可是,冷总现在不是和林小姐的妹妹在一起吗?林小姐对此有什么看法?还是你们姐妹要共侍一夫?”

    “这又不是古代,怎么可能共侍一夫吗?解忧是我的妹妹,我不会伤害她!而司夜又是那么优秀,别说我的妹妹喜欢他,试问在场的姐妹们,又有几个不喜欢他?”

    林解心用了开玩笑的口吻,四两拨千斤,表面上没有对解忧有任何的中伤和不满。

    这时,又有人把麦克风对向冷母:“冷夫人,据我们所知,曾经冷总和慕解忧小姐准备结婚,冷夫人说,天下任何一个女人都可以嫁给冷总,唯有慕小姐不可以,是不是有这件事?”

    “是的!”冷母坦然承认。

    “请问冷夫人为什么不同意呢?慕小姐和林小姐亲如姐妹,都是林氏的千金,林小姐还为了救慕小姐而害的腿部骨折,冷夫人为什么同意姐姐嫁入冷家,却不能同意妹妹和冷总在一起呢?”

    “首先,我需要说明一下,我对于儿女的婚姻没有任何歧视,我不要求他们一定要门当户对,但是有一点,就是人品家世都一定要清白。慕解忧小姐和解心的确是姐妹,但是大家要知道,她们是同父异母的姐妹。慕解忧的妈妈慕挽心,曾经是个破坏别人婚姻的第三者,她介入别人的家庭,夺走别人的丈夫,还未婚生女,是因为林太太去世,她才嫁入了林家。试问,这样一个伤风败德的女人所生的女儿,我怎么敢让她进入冷家的大门呢?……”

    看到这里,冷司夜一拳砸在了办公桌上,起身就往外面走去。

    “阿夜,你去哪里?”向名扬距离他最近,急忙拦住他。

    “她们凭什么这么做?她凭什么这样对待解忧?我要去拆穿她们的阴谋,我要去阻止这一切,我不能让她们这么对待解忧,凭什么她们要这样摆布我的人生?”冷司夜越说越气愤,一秒钟也没办法停留。

    “阿夜,你冷静一点!”上官宇也急忙拦住他,“你不要这么冲动,就这么过去,我们的一切计划就都完了!”

    他和向名扬一人一只胳膊,死死的拽着他,不让他出去。

    “你们不要阻止我!让我去!”冷司夜愤怒的挣脱了他们。

    “让你去可以,但是你冷静下来,我们才能让你去!”

    他们不能让他这样到现场去,他又一定要去,冲不出去,便动起了手。

    此刻他已经失去理智了。

    上官宇和向名扬又都是他的得力助手,都是他带出来的人,功夫丝毫不弱,再加上他们是两个人,要拦住他不让他出这个办公室的门,也不是多么困难的事。

    电视里又响起林解心的声音:“除此之外,还要向大家宣布一件事,大家都知道我的腿已经骨折了,我这一生的梦想已经没有可能实现。我决定为爸爸分忧,进入林氏集团,三天以后,在我和司夜结婚之日,我爸爸也会宣布由我正式继承林氏集团!”

    “你们这算是政治联姻吗?”

    “不算是!凭司夜的才能,他没必要借用林氏来扩大冷氏的规模,更何况冷氏集团已是商界数一数二的企业!是我爸爸,他一直很遗憾自己没有一个儿子,只能由女儿来继承家业,所以今后,恐怕林氏还要靠司夜来帮忙呢!”

    “既然如此,我们还有一个疑问,今天林小姐和冷夫人召开记者会,宣布冷氏林氏正式完婚日期,为什么冷总没有来参加呢?”

    “这个问题我来回答大家,”冷母说,“我儿子比较忙,一个小小的记者会他没必要一定来参加吧?三天以后就是他们结婚的日子,他这个新郎官定然不会缺席,还请各位媒体朋友到时光临捧场!”

    这场记者会,总算落下了序幕。

    冷司夜被他们两个人强按在地上,此刻他们连打架的力气都没有了。

    “阿夜,你听我说——”上官宇冷静的给他分析:“事已成定局,而且半年前你会和林解心订婚,你不是已经决定好了吗?伯母的话令人气愤,我们都受不了,更何况是你。可是,你也看到了,伯母这么不喜欢解忧,她的决心是如此坚决,你唯有复仇这一条路,你才有可能和解忧在一起。你和解忧本就是孽缘,你们要在一起是必须付出代价的,我相信解忧能理解你。所以你现在必须冷静下来,好好的想一想,除非你要带解忧离开放下一切远离是非,除非你要放弃报仇,否则,和林解心结婚是唯一的一条路,这是复仇最快的一条路。”

    “是啊阿夜,委屈是短暂的委屈,分离也是短暂的分离,你有包袱在身,除非报仇成功,否则你和解忧永无宁日。如果你今天走出去了,这一切的辛苦就都白费了,解忧这半年的委屈也都白费了,而你们的未来还是一个未知数,这是你想看到的吗?”向名扬也劝他。

    他渐渐是冷静下来了,可是他还是控制不了内心的愤怒,想到母亲说的那些话,在媒体面前公然诋毁解忧,一夕之间便会闹得街头巷尾人尽皆知,一夕之间解忧就会身败名裂。

    他还说要保护她,他这算是哪门子的保护啊?

    控制不了,他怒吼一声,重重的一拳砸在了桌子上,紧接着一拳又是一拳,一拳比一拳重,一拳比一拳用力,很快,他的关节处便是血肉模糊的一片。

    向名扬要阻止他,让上官宇制止了,“让他发泄一下吧!”

    虽然,他们都不忍直视他此刻的痛苦,可是他们没有办法,他们也不是一定要阻止他去澄清这一切,只是他们是局外人,能够理智的去分析一切。

    “阿夜,你冷静一下吧,我们先出去了!”上官宇说。

    “你有事再叫我们!”

    他们两个人无奈的相视一看,都出去了,并且给他关上了门。

    “他现在这个样子,要怎么办啊?”向名扬觉得苦恼极了。

    “我想,解忧会理解他的,现在弄成这样,只怕除了解忧,没人能劝得了他了。”上官宇也叹着气,“司夜这样也不能出去,否则一定引起公司员工的争议,这样吧,今天公司所有的行程全部取消,给解忧打个电话,让解忧来陪陪他。”

    “这样好吗?此刻除了阿夜以外,最痛苦的就是解忧了,她也不好受,她还能劝得了阿夜?”

    “应该可以的!阿夜这么疯狂,是觉得解忧受了委屈,我想,解忧也是一样,她怎样都无所谓,她只是舍不得阿夜被人施加压力。碰上这种事,她应该比阿夜冷静。”

    向名扬也没有办法,只好点点头:“只好这样了,我去安排,你去给解忧打电话吧!”

    —————————————翩若行云作品—————————————

    上官宇所料不错,给解忧打电话的时候,没有透漏风声,起初试探性的问了几句,解忧的情况很稳定,好像什么都还不知道一样。

    他接下来也只好直截了当的开口,希望她能来公司一趟。

    她没有多问,半个小时以后,她就出现在冷氏集团了。

    昨天她的事上了报,闹得满城风雨,今早在记者会上,冷母和林解心的一番话又是那么犀利,公司职员都用很同情又探究的眼神看着解忧。

    解忧不在乎他们,此刻她只担心司夜。

    向名扬看到她就迎了上去,带着她走进了总裁专用电梯,这里面只有他们两个人,他才开口问道:“解忧,你——”

    “司夜怎么样了?”她打断了他的话。

    “他,很惨!”

    向名扬一边说着,一边观察着她的反应,不敢确定她知不知道情况,只看到她眉宇之间全是焦虑,电梯门一打开,她就迫不及待的冲出去了。

    上官宇怕冷司夜出事,就一直守在办公室门口。

    解忧没有顾上跟他打招呼,就直接推开了冷司夜办公室的门……亅www..com亅梦亅岛亅小说亅
高速文字首发 本站域名 www.haxwx5.com 手机同步阅读 wap.haxwx5.com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