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我要你死

高速文字首发 本站域名 www.haxwx5.com 手机同步阅读 wap.haxwx5.com
    【200】我要你死

    解忧细心的发现,若水背后是一张海报,地址是艺术剧院。

    “艺术剧院,我知道在哪儿。”上官宇说。

    “那我们快去。”冷司夜急忙出门,开门时又回过头来,“名扬,你看好解忧,别让她乱跑。”

    说完,他和上官宇就立刻出发了。

    火速到达了艺术剧院,果然贴有两张海报,只不过没有若水的身影。他们环顾四周,两旁都是房子,而两张海报,都对着对面的招待所,在他们的一左一右。

    唯一不同的是,右边看起来很平静,左边却很不寻常。

    说不上来是怎么回事,不过他们两个都有同样的感觉,都盯着左边海报对面的窗户看了一眼。

    “司夜,这里不对劲,跟往常不太一样。”

    “我们没时间了,分头行动,我去左边,你去右边。”冷司夜说。

    “那你小心!”

    他们又火速往对面的楼上冲去。

    冷司夜找到对着海报窗口的房间时,没有犹豫便打开了——

    然而,这里除了一般的家居摆设之外,别的什么都没有。就在这时,他听到一声爆炸的声音,好像就是上官宇的方向。

    “阿宇!”

    他意识到不对劲,立刻往门外走去,面前却出来一个人,一把手枪抵着他的脑袋,逼得他不得不后退。

    “冷总就是冷总,把最危险的留给自己,好走的一条路让给你的兄弟!不过,你一定没有想到,你这样习惯性的选择,却会害了你的兄弟!”何绍辉冷冷的笑。

    “这一切都是你布的局?”

    冷司夜没有慌张,之前的他那么不理智,而此时,他却冷静的要命。

    何绍辉还是带着那种笑,那种像是要毁灭一切的笑容:“我父亲被你害死了!冷司夜,我唯一的亲人被你害死了!你的亲人却还有很多,我要你也尝一尝我当初已无所谓的滋味,江若水,慕解忧,上官宇,向名扬,冷思嘉,还有你的母亲,你的至亲,你的至爱,你的兄弟,你的朋友,我都要一网打尽,没有一条漏网之鱼!”

    “你恨的人是我,我随你处置,你放了若水!”

    “随我处置?”何绍辉的唇边泛起一抹血腥的笑容,狠狠的、一字一句的说:“那我要你死!要你,以你的命来换取若水的命!”

    即使面对死亡,冷司夜依旧面不改色,空气中所有的声音都在此时凝结。忽然,他听到一阵水声,他也顾不得何绍辉的枪口,朝水声的方向走去。

    果然,在卫生间里看到一个与浴缸,水龙头的水正哗哗的流着,已经有溢出来了。

    “是不是很奇怪,这里为什么会放水?如果我告诉你,这个浴缸放满水的同时,另一个房间,另一个浴缸里也会放满水,而你的若水,就快要被淹死了,你是不是还会这么冷静?”

    冷司夜忽然回过身来,用力的揪住了他的衣领,冲着他低吼:“你到底要怎样?若水是无辜的!”

    “你还有的选择!或者你的命,或者若水的命,想要救若水,你就拿自己的命来换——”

    —————————————翩若行云作品—————————————

    自从冷司夜走后,解忧在家里坐立难安。

    她不能不担心,生怕司夜会为了若水做出什么伤害他自己的事来。

    向名扬尽管也不安,却还是安慰她:“你也别太担心了,阿夜做什么事都有分寸的。”

    不过,话是这样说,他们怎么能不担心呢?

    她真后悔自己没有跟他一起去,不管怎么说,她应该跟他一起去的。

    莲妈从楼上下来,手里拿着她的手机,“小忧,我听到你的手机在响,就给你拿了过来,你看看是不是司夜打给你的。”

    解忧接过手机,看到是一条陌生来电的信息,就没想着搭理。

    向名扬说了一声:“你还是看看吧,别真的是什么事。”

    她没什么心情的打开了那条信息,也是一条彩信,还是之前司夜收过的那张海报,一样的地址,不同的是,这张彩信上没有人物,而海报的角度和之前的也有不同。

    “怎么回事?”向名扬凑过来看了看,“这是什么意思?”

    “我也不知道。”

    “是不是还是何绍辉发来的?”

    “有可能……”

    她想了想,不管这张彩信是什么意思,她都应该去看一看。转头看向向名扬,“名扬,我们去看看。”

    “你觉得,若水有可能被绑在这个地方?”上了车后,他一边发动车子,一边问。

    “我不敢确定,不过我觉得,何绍辉不会做一件毫无理由的事情。照我的分析,他很喜欢若水,但是若水爱的是司夜,所以他对若水又爱又恨,不甘心放了若水,可如果真的杀了若水,我想他做不到。”

    “的确,阿夜就是看不透这一点,总觉得何绍辉会伤害若水。”

    “司夜只是不敢再冒险,他不敢去堵何绍辉会不会伤害若水,他只能做最坏的打算。”

    向名扬看了她一眼,“解忧,你有没有想过,这一次,如果何绍辉真的玩完了,而若水得救了,司夜会怎么做?”

    “我想过!”她悲哀的笑了笑,“但是如果我见死不救,司夜会怪我一辈子。”

    “说真的,自从我知道你是林远航的女儿以后,我一直在担心,担心林远航会利用你来报复阿夜。不过现在我不担心了,你真的很爱他。”他说着,笑了笑。

    她丝毫不奇怪他会这样说,捋了捋长发,望着前面的方向,慢悠悠的说:“你放心吧,我不会让林远航再有利用我的机会。”

    说话间,他们已经到了目的地。

    下了车,她拿出手机来,对照着那张海报面对的位置,说:“应该就是这里了,我们去看看。”

    “嗯!”

    向名扬虽然平时嘴里没几句好话,不过真的到了紧急关头,他是一个很细心的人,一直走在她的前面,如果真的有什么危险,那么他会替她挡下来。

    当走到一个房间门口的时候,她停了下来,“应该就是这里了。”

    他握住扶手,轻轻一转,门就打开了。

    里面没有什么异样,他们走了进去,听到传来一阵哗啦啦的水声,他们立刻走进了浴室,没想到,浴室里的情景让他们大吃了一惊——

    若水的手脚都被绑住了,沁在水中,而浴缸里的水都已经蔓延出来了,若水也已经昏厥过去了。

    他们连忙把她从浴缸里扶了起来,解忧摸摸她的鼻息,“还有气,我们快送医院。”

    向名扬立刻拨打了救护电话,去往医院的途中,她说:“你给司夜他们打个电话,说一声。”

    “好!”他掏出手机准备拨打电话。

    “诶,别给司夜打,打给阿宇。”她急忙又说。

    “为什么?”

    “如果这个时候是司夜和何绍辉对决,会让他分心,打电话给阿宇,万无一失。”

    “好吧!”

    他改拨上官宇的电话。

    上官宇正准备打开房门,突然电话响了,他耽误了一会儿时间,再打开房门之时,只见到眼前红光一闪,他迅速的撤退。

    如果不是向名扬的这一个电话,只怕他已经灰飞烟灭了。他立刻又前往冷司夜所在的位置,这时候,何绍辉已经扣下了扳机,枪口正对冷司夜的头部,眼看着他就要开枪,上官宇急忙大喊了一声:“阿夜,若水已经得救了!”

    何绍辉知道自己已经没有机会了,迅速的开枪,同一时间,冷司夜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掏出了自己的手枪,和上官宇同时开出一枪,全都打在了何绍辉的右肩上。

    之后,冷司夜迅速的赶到上官宇的身边,“阿宇,你没事吧?”

    “我没事。”

    “你说若水已经得救?”

    “是的,名扬刚打电话给我,说他和解忧已经救下了若水。”

    话音刚落,何绍辉已经从窗口越了出去。

    他的右肩中了枪,而且若水已经得救,冷司夜不会再对他手下留情,他非逃不可了。

    上官宇急忙要去追,冷司夜拦住了他,“别追了,我们立刻去医院。”

    当他们赶到医院的时候,解忧和名扬都坐在走廊的椅子上。

    冷司夜一个箭步冲上去,问:“若水怎么样了?”

    “她没事,你去看看她吧!”解忧说。

    他点点头,到了若水所在的房间。

    若水此时已经醒过来了,坐在床上,当他来到床边的时候,她已经扑进了他的怀里,声音都在颤抖:“司夜,我以为再也见不到你了……”

    “没事了!没事了!”他拍抚着她的肩膀安慰她。

    解忧和阿宇还有名扬站在门口没有进来,看到他们相拥的画面,名扬拍拍解忧的肩膀,示意她放宽心。

    她勉强笑了笑,退出了房门口,说:“他们大概有很多话要说,我有点饿了,你们要不要陪我去吃点东西?”

    “当然!我也饿了!”

    “那我们就去吧!”

    他们都同意,也谁都没有通知冷司夜,离开了医院。

    这时天都快亮了。

    他们来到了医院外面附近的一家餐厅里。

    从昨天中午解忧被绑架开始,他们谁都没有吃过什么东西,上官宇大概已经饿晕了,叫了很多吃的。

    一边吃还一边说:“向名扬,虽然我很不想,不过我还是得说一声,谢谢!”

    “谢什么?”向名扬不明所以。

    “如果不是你那通电话,我大概就见不到你们了。”

    “什么意思?”向名扬更搞不清楚怎么回事了。

    上官宇把当时危急的情况跟他说了说,又说:“我真得感谢你,你那个电话打的真是不早不晚,刚刚是时候,救了我一命。”

    向名扬这才明白过来怎么回事,说:“别谢我,要谢就谢解忧吧!不过我觉得你不用谢她,因为她是不想阿夜分心,才让我打电话给你的,谁知道歪打正着救了你。”

    解忧不好意思的笑了笑。

    上官宇也不计较那么多,举起茶杯跟她碰了碰,“虽然你是为了你家那位吧,不过好歹救了我一命,我以茶代酒,谢谢您老了!”

    “不客气!”

    解忧大大方方的跟他喝了起来。

    这时候,所有的危机都过去了,他们两个人都恢复了以前的幽默,她,也乐得陪他们瞎扯胡闹,最起码,可以暂时不去想那么多烦心的事。

    吃完了这顿饭,向名扬把她送回了海边的别墅。

    莲妈还在家里,看到她一个人回来,不由得问:“小忧,怎么只有你一个人?司夜呢?阿宇和名扬呢?他们都没回来?”

    “是啊!”解忧笑着,“司夜有事,刚刚是名扬把我送回来的。莲妈,我们这里没什么事了,你还是回去吧,思嘉还需要你的照顾呢!”

    “你一个人,行吗?”莲妈看她一脸疲惫的样子,“要不我还是等司夜回来再走吧!”

    “没关系,你回去照顾思嘉吧,思嘉相当于一个孩子,没有你在,我还真不放心她呢。”

    莲妈听她这么说,便也不再坚持。

    解忧叫了一辆出租车过来,把她送上了车,顺便把出租车费也给了。

    现在,这里终于没有人了,她也不必再强颜欢笑,不必再伪装自己的心情。

    可是,空荡荡的房子,只有她一个人,连一个陪她说话的人都没有。

    她忽然有个想法,自己是不是不应该再这么‘颓废’下去了?每个人都应该有自己的朋友的,她以前还有从容,现在,跟从容也决裂了,她再没有一个可以说知心话的朋友。翻开电话本,上面储存的电话号码也少的可怜。虽然,向名扬和上官宇都是真心把她当成朋友的,可是他们毕竟是司夜的兄弟,跟她一个女人,做不来朋友,大家在一起吃喝玩乐还比较适合。至于思嘉,那更不可能了,思嘉是一个孩子,一个妹妹,自己的心里话,也是不能和思嘉说的,唯一剩下的,就只有一个人了——杜康。

    她不禁感到心酸,以前还不觉得有什么,现在,当她真正的喜欢上一个人,她才开始真正觉得,一个喜欢你的人,是没有什么错的,尤其是爱上一个不爱自己的人时,便是这个人的悲哀。

    而她,有了困难的时候就想起杜康,当她和司夜在一起甜蜜缠绵的时候,她就把所有的人和事都抛诸脑后了。

    她,是不是太自私了?

    不由自主的,她拨通了杜康的电话。

    没响两声,那边便有人接了起来,是杜康熟悉的声音:“哟,这一大早的,慕大小姐怎么想起来给我打电话了?”

    他开玩笑的一句话,让她更加的心酸了。

    他听出了她的不对劲,连忙问:“解忧?是你吗?发生什么事了?”

    “没事没事。”她反应过来,笑道:“只是打个电话给你,看你最近好不好。”

    “好啊!吃嘛嘛香!身体倍儿棒!”

    他一句话,把她逗笑了。

    这就是杜康,任何时候,他都是最阳光的,最乐观的。

    听到她的笑声,他也松了一口气,说:“你终于笑了!没什么事,我就放心了!”

    “能有什么事呢?”

    “我还以为你跟冷少吵架了呢!”

    “没有!”

    冷司夜那个人,即使你想吵,跟他也吵不起来吧!他属于不会吵架,不会发泄情绪的那种人。

    电话那头,沉默了好一阵,才又想起杜康的声音:“解忧,我一直想跟你说,不管有什么事,别把自己逼得太紧了。不要总是把自己关在自己的小小世界里,走出去看一看,晒晒太阳,你心里会大不一样。而且,我一直觉得,你的世界里只有冷少,你会不会觉得很累?适当的交几个朋友,你会快乐起来的!”

    尽管她一直在隐藏,但她的情绪,他还是感觉出来了。

    他们又聊了一会儿,挂了电话之后,她随手把手机扔到了一边。

    杜康说的对,有朋友的感觉真的很好。

    她感觉心里舒服多了,也许,她真的应该走出自己的世界去看一看。以前,只觉得自己坚强一点,那么没有什么难关是她过不去的。真正爱上一个人的时候,她才发现,爱情可以使一个软的女人便的坚强,就好比若水。但爱情也会让一个坚强的人变得脆弱,就比如她慕解忧。

    外面,隐隐约约传来海浪的声音,她忽然想到海边去走一走。

    她喜欢大海。

    没有理由的喜欢。

    她每天都住在这里,已经住了很久了,她却从来不会感觉厌烦。

    而今天,是一个阳光明媚的好日子,在海边,还停放着司夜的那一艘游艇。

    想起那一天,他陪她在海上看日出的情景。

    她不知道自己抽什么风,竟然回家拿了他的游艇钥匙,一个人上了这艘游艇。

    对于游艇,她并不算很熟练,只是以前,跟外公外婆在一起的时候,一家人也曾一起出海,外公外婆都会开,教过她一点点。

    就凭着这一点点的技术,面对着茫茫海面,她竟然没有一丝恐惧。

    她不是存心找死,她只是不怕死而已。毕竟,她身边的亲人,都已经一个个的离开了她,要说害怕,所有恐惧的场面,所有绝望的困境,她都遇到过了,她早已经将生死置之度外了。

    真的,没什么可怕的。

    今天的海面,风平浪静,行驶到海中央的时候,她不想再往前走了。一个人坐在前面,望着大海,忽然觉得,好安静好安静,整个世界都是安静的。

    她不知道这种安静从何而来,也许是因为,她的手机一直没有响过吧!

    心里模糊的想着,此时此刻,司夜和若水,到底在做什么?

    在司夜的心里,什么都很重要,比如责任,比如承诺。别说若水为他牺牲了那么多,就算没有,他本来也是打算和若水结婚的。

    如果没有自己的出现,也许他现在就不用这么挣扎吧?

    她真的不知道,她和他,将面临什么样的选择?

    想到有那么多的女人为他疯狂,不管是她同父异母的姐姐,还是比亲姐妹还要亲的丛容,她都可以不在乎,却唯一不能不在乎若水。

    司夜的心里,想必也很纠结吧?

    她真的不想为难他,可是,离开他,她又做不到。

    她到底该怎么办?

    她没有答案。

    一个人傻傻的坐在这里,想了好多好多,一直从旭日东升,到烈阳高照。

    该回去了!

    她想。

    她慢慢的回到驾驶座上,慢慢的往家的方向开去。

    却没想到,刚下了游艇,一眼就看到了他。

    他这么快就回来了吗?

    她以为还要好久。

    他也看到她了,看到她从游艇上下来,他走了过去。

    本以为,她会在医院等他的,没想到出来却没看到她。为了若水,他说了很多伤害她的话,在回来的这一路上,那些话一句句清晰的回响在他耳边,他不知道,她是不是在生气。还打电话给名扬和阿宇,问她是不是和他们在一起,他们都说她没什么事,很平静。

    可就是这样的平静,让他觉得很不平静。

    走到她面前来了,好多好多的话梗在胸口,到口来却变成了一句:“我怎么从来不知道,你还会开游艇?”

    她笑了笑,“小时候跟外公学过一点。”

    “小时候?”

    听到她这句话的瞬间,他的脸色变了。

    小时候学过,她居然敢去开?

    她还是微笑着,把钥匙给了他,笑道:“你放心吧,以后不开了。”

    然后,她回家里去了。

    他跟着她回到家里,此时,家里是很安静的,一点声音都没有。

    她倒了两杯热茶,一杯给他,一杯拿在自己的手里,在他对面的沙发上坐了下来。

    这时的他们也许都需要好好休息一下,但,谁都没有什么休息的心思。

    见他迟迟没有说话,她先开了口:“司夜,说吧!”

    “说什么?”他看着她。

    “说你心里想说的话。”

    她浅浅的喝了一口茶,没有责备,没有威逼,没有要求,只是淡淡的开口:“不管你对我有什么安排,或者对我和若水有什么选择,你不妨和我直说……”

    【下章看点】:

    ·冷少面对解忧和若水,会如何选择呢?

    ·而若水,为冷少付出了那么多,她是否真的能够放手?亅www..com亅梦亅岛亅小说亅
高速文字首发 本站域名 www.haxwx5.com 手机同步阅读 wap.haxwx5.com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