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6】彻夜未归

高速文字首发 本站域名 www.haxwx5.com 手机同步阅读 wap.haxwx5.com
    【186】彻夜未归

    有那么一瞬间,她以为自己今晚的行踪,他都知道了。

    但转眼又一想,他是不会找人跟踪她的,他不会这样做。她想,可能是自己从来没有骗过他,有些心虚吧,便笑了笑,“我不是跟你说了吗,我快要毕业了,今晚跟一个同学讨论毕业论文的事。”

    “是吗?”

    他淡淡的两个字,让人听不出他到底是什么意思。

    她是想着,今晚去林家没有任何收获,她不想他误会担心,就没打算告诉他,不由得问了一句:“那不然你以为我去了哪里?”

    “林家!”

    他坦然的回答,让她顿时愣住了,傻傻的问了一句:“你怎么知道?”

    “阿宇去看思嘉的时候,看到你去了林家,告诉了我。”

    她这才醒悟过来,冷家和林家距离并不远,被人看到是很正常的事。

    她无话可说了。

    “解忧,你要去林家我并不反对,不管我和林远航之间怎样,林远航是你的父亲,慕挽心是你的母亲,这都是事实,我没有要求你为了我断绝你的血缘关系。你说过你十二岁之后就没有踏进过林家半步,我相信你;当所有人都怀疑你的时候,我相信你;你是不是可以告诉我,你去林家做什么?还待到现在才回来?”

    她被他说得哑口无言,好半天,才喃喃的回了一句:“我想去那里帮你找回那份重要证据。”

    “之后呢?且不说林远航不会把那么重要的东西放在家里,即使你真的找到了,你愿意看到我把他送进监狱?”

    她再次无言。

    不是心虚,不是难以启齿,而是他这样咄咄逼人的口气,让她心里不好受。

    他也觉得自己这样相当于是在逼她,他强迫自己冷静下来,尽量使用平静的口气:“解忧,我告诉你我们两家的恩怨,是因为我认为,两个人在一起最重要的是坦诚,我不想对你有所隐瞒。我从来没想过要你为我做什么事,我知道,你的身份很尴尬。你不应该介入我和林远航之间,我和他之间的事,你不要管,好吗?”

    他知道,如果要她选择,她一定是选择他而不是选择林远航。他不想她面临这样的选择,不想她在他们之间为难,更不想她为了他,背上千古的骂名。

    然而,他这一番话,在这种情况下,在这样的气氛下,说出来却全变了味道。

    她脸色有些苍白,在沙发上坐了下来,好长好长的时间过去,她才终于吐出四个字:“我知道了……”

    她一直不想让自己成为他的负担,他也从来没有对她发过一次脾气,今天,他终于义正言辞的告诉她,他的事,不需要她插手。她知道,他是为她好的,所以她不能怪他。

    他看她沉默不语的样子,心想,她大概误会他了,他刚才所说的这些话让她受伤了。他狠狠地闭了闭眼睛,拳头握了又握,想告诉她,他不是在怪她,他没有怪她。可是,这种情况下,似乎说什么都不对,说得越多错的越多,只会加速恶化他们之间的关系。

    或者,可以等到他们彼此之间冷静一下,再好好谈。

    去卧室里拿来了一个毛毯披在她身上,关心的说:“夜晚比较冷,小心别着凉了。”

    “谢谢!”她下意识的吐出两个字,下意识的抓紧了毛毯的边缘。

    却不知道,这两个字一下子刺痛了他的心,谢谢?他们之间还需要说这样两个字吗?

    最终,他还是站起了身,说:“我公司还有事,我去处理一下,你,早点休息!”

    她慢慢的抬起头来,往他的方向看去,他已经背过了身去,往门外走去。她张了张嘴,似乎想叫住他,想说点什么,但终究什么也没说出来,眼睁睁的看着他走出了她的视线。

    白天的时候他们还好好的,他还在她耳边说着一句句让她感动又心动的话,怎么一转眼的功夫,他们之间就变成了这样?仅仅只因为,她去了林家一趟吗?

    是啊,她去林家不要紧,重要的是,她不应该介入他和林远航的事。

    他说的对,她的身份很尴尬,不适合介入这件事。

    他所说的每一句话,每一个字,都是为她好的,可是为什么,她还是会感觉到难过?

    他离开了他们的公寓,开着车来到了冷氏集团的停车场。

    刚停好车准备上楼去,电梯门打开了,向名扬刚从里面走出来,看到他愣了愣:“你怎么又回来了?把你的事都丢给我做,我累得要死要活的,刚刚都做完,你又来了?”

    冷司夜点点头。

    向名扬就奇怪了:“你怎么了?怎么看起来脸色不太好?生病了?还是谁让你生气了?”

    冷司夜这种性格,很少会和谁去生气,这十二年来,他已经把所有的难题难关都面对过了,没什么事值得他去生气。直到,某个人的出现,把他的性格都改变了,把他的冷静也都毁掉了。

    向名扬看他一声不吭的样子,奇怪的又跟着他回到了楼上,回到了办公室里。

    “你是不是跟解忧吵架了?”向名扬忍不住问。

    “没有。”

    今天晚上大多时候都是他在说话,解忧说的话很少,最后他说了一大堆的话,她只给了他四个字,她知道了。

    是啊,自从他告诉她冷林两家的事情以后,她总是忍让,总是忍耐,一次都没有跟他吵过。天知道他多想回到以前,他什么都没有告诉她,不管是什么事都由他一个人来解决,她什么也不知道,对他想哭就哭想笑就笑,随意撒娇。

    而现在,一切都变了。

    向名扬这下更郁闷了:“既然没有吵架,你怎么了?”

    “我没事,你回去休息吧!”

    “是不是她想让你放过林远航,你为难了?”向名扬胡乱的猜测,说:“这女人在搞什么?林远航都绑架她了,她还玩善良的那一套,有意思吗?”

    冷司夜抬起头来看了他一眼。

    向名扬看了他这个眼神,只好止住了自己的话题:“OKOK,我不说了,你也别郁闷了,一醉解千愁,咱喝酒去吧!”

    “你和阿宇去吧,我没兴趣!”

    一醉解千愁?

    要真能一醉解千愁就好了,只怕是借酒浇愁愁更愁!

    —————————————翩若行云作品—————————————

    解忧听了他的话,她不再多管闲事。

    就连冷母的事,她都不知道自己应该不应该继续下去。她从来不是一个半途而废的人,但是有一次她走到了冷母的别墅前,想到冷司夜的那番话,她又打了退堂鼓。

    她不知道现在的自己怎么变成了这个样子,连她都讨厌现在的自己。

    思嘉给她打来电话,说今天是上官宇的生日,邀请她去参加。她真的不想去,因为上官宇和向名扬都已经在怀疑她了,他们回不到以前那种心无芥蒂的日子了,他们都会防着她。更重要的,她不知道要怎么面对冷司夜,她还没有做好心理准备。

    可是,思嘉说了一句话:“宇哥哥说了,慕姐姐要不来,他这个生日就不过了。”

    她不知道这句话到底是真是假,也不知道上官宇为什么说这句话,但,人家都说成这样了,她也不能不去。

    地点还是在冷家的别墅里。

    然而,去到了那里才发现,一切都是她多想了,上官宇和向名扬没有对她露出丝毫的鄙视和疏离,大家都还像以前一样。

    只不过,冷司夜不在。

    “慕姐姐,你来了?!”思嘉看到她,上前来挽住她的手臂,笑嘻嘻的:“宇哥哥和名扬哥哥都欺负我,你来了就好了,他们就不敢欺负我了。”

    “是吗?”解忧也笑了笑:“你宇哥哥会欺负你吗?他疼你都来不及了!”

    “真的真的!”思嘉频频点头,“慕姐姐知道的,我们给宇哥哥选的生日礼物丢了嘛,后来我又去过那家店,人家没有一模一样的礼物了,我也找不到更喜欢作为生日礼物了。宇哥哥就一个劲的找人家要礼物,我没有,他就,他就……”

    “就怎么样啊?”解忧好笑的问。

    “思嘉,来来来!”向名扬不知道从哪里弄来的一个礼结,“把这个绑自己身上,送给他就行了,别让他欲求不满休克而死!”

    “我不要,我不要……”思嘉四下闪躲着。

    “不要也得要!”

    “我就不要……”

    思嘉拼命的躲,躲不过他,最后一头钻进了解忧的怀里,嘴里喊着:“慕姐姐,救命——”

    解忧笑着拍拍她的脑袋,“好了,没事了,他跟你开玩笑的!”

    “开玩笑的?”思嘉抬起头来,看到客厅里的两个男人都笑的直不起腰来。

    她顿时反应过来,自己被人耍了,抡起小小的拳头就朝向名扬打去,“名扬哥哥,你太坏了……”

    “对,他就是坏,诅咒他一辈子打光棍!”上官宇在一旁落井下石。

    “上官宇,有你这么做兄弟的吗?”

    “我怎么了?”上官宇可丝毫不会羞愧,看着他们三个人空荡荡的双手,凉凉的道:“今天可是我上官某人的生日,你们一个空着手来,两个空着手来,三个还是空着手来,请问,你们都好意思吗?”

    “我很好意思!”向名扬大大方方的承认。

    “OK!OK!打住!”解忧看到上官宇的视线又朝自己看来,做了一个停止的手势,“别问我要礼物,我穷的连鬼都怕!今天就不劳累咱们莲妈了,我亲自下厨给各位做一桌吃的,这样可以了吧?”

    说着,她挽起了自己的袖子。

    “你确定你这是要去做菜?不是去打架?”向名扬看着她的动作。

    如果他记得没错,他们可是亲眼见识过她的功夫的。

    她没好气的白了他们一眼,“请你们别忘记我也是个女人好吗?”

    “嗯!嗯!这一点冷少可以证明!”上官宇说着点着头。

    “恐怕也只有他可以证明了!”

    “……”

    解忧懒得再理他们,转身往厨房里走去了,反正这两个人嘴里是永远吐不出一句好话来的。

    不过话又说回来了,她有能力保护自己,有能力养活自己,有能力填饱自己,她看起来不比一个男人差,但是她的羞怯和温柔,好像只体现在了冷司夜和冷思嘉两兄妹身上。

    “小忧,你怎么进来了?”莲妈正在厨房里忙碌,看到她进来了。

    “莲妈,您休息一下吧,我来做!”

    “你,可以吗?”莲妈有点不确定。

    “可以的!”解忧笑笑,“今天是阿宇的生日,就让我做顿饭给他们吃吧!”

    “那,好吧!”

    莲妈也不再说什么。

    又在厨房里看着她好一会儿,看到她洗菜切菜下锅的动作都非常的熟练,甚至刀功都出神入化的,莲妈终于放心的出去了。

    偌大的厨房里只剩下了解忧一个人,这里就是她的天地,她更自在了一些。偶尔,还听到客厅里传来笑笑闹闹的声音,她心里好几次闪过一个想法,为什么冷司夜迟迟没有出现?

    这是在他的家里,上官宇是他的兄弟,来这里的都是他最亲的人,显然也不会有别人加入了,他为什么不出现呢?

    来的时候她还在想,她要怎么面对他?

    现在见不到他,她却有一些小小的失望,不知道他为什么没来,不知道他到底会不会来?还是,他是因为她在,他才没有来?

    昨晚他回来的很晚,她每天晚上都习惯了等他的,他最晚也不会超过十一点回去。她等到他十二点,他依然没有回去,她才上床休息。

    他是在一点多进的家门,显然是刻意的,回来也没有叫她。她没有睡着,她即使躺在床上了也还在等他,却因为她去林家的事,他们闹得那么不愉快,他,是想让他们彼此都冷静冷静吗?

    她不知道……

    在厨房里忙碌了好久,当她把一盘盘的菜端上桌的时候,已经是一个小时以后了。

    思嘉看着满满一桌子的菜,足足有十二道,惊讶的瞪大了眼睛:“慕姐姐,这都是你做的吗?”

    “是啊是啊!”莲妈在一旁笑着:“全都是小忧做的,我可没有帮忙哦!”

    “上官少爷,现在您老满意了吗?”解忧开玩笑的问了一句。

    不知思嘉惊讶,上官宇和向名扬也惊讶了,都没有想到解忧真的做出了一桌的菜来。

    反应过来之后,上官宇也笑了起来:“满意了满意了,不过要是再多加一样东西,就更加完美了!”

    解忧还是笑着,有一点点的神秘,然后又进了厨房。

    再出来的时候,手上多了一个自己亲手烤的蛋糕,笑问:“上官少爷,您要的是这个东西吗?”

    大家都吃惊了,没想到她还连蛋糕也做出来了。

    “上官少爷,上官寿星,看在我亲手给你做了这个蛋糕的份上,您老可别太挑剔啊!”

    “我不挑剔!”紧接着,他又说了一句:“我只会实话实说而已!”

    解忧对他简直无语了!

    向名扬第一个去夹菜,思嘉急忙喊住他:“不可以!名扬哥哥,我们还没有唱生日快乐歌!”

    “不用唱他已经很快乐了!”

    “可是,大哥也还没有回来!”

    “我已经饿死了,”向名扬没有放下筷子,说:“你去给他打个电话,问他什么时候回来,再不回来我们就不等他了!”

    “好,我去打电话!”

    思嘉往客厅里跑去了。

    今天这么重要的日子,冷司夜不回来不行。

    没过一分钟,思嘉便挂了电话,回来说:“大哥说公司还有事,让我们先开始!”

    “那就开动吧!”向名扬第一个吃了起来。

    大家对解忧做出来的菜都很感兴趣。

    解忧却没什么胃口,只是在想着,冷司夜没有回来!

    在上官宇的生日这么重要的日子里,他都没有回来,他是刻意在回避她吗?

    其他人吃的津津有味的,上官宇一边吃还一边说:“解忧,真难以想象啊,居然能做出这么好吃的菜来,你学过烹饪吗?”

    “没有。”

    “别告诉我你是无师自通啊!”

    “不是。”

    解忧摇摇头,“这是我外婆教我的,她有一手好厨艺。”

    她还记得,外婆曾经跟她说过,作为一个女人,就要上得厅堂下得厨房,先征服了男人的胃,才能征服男人的心!这句话虽然很古老了,却一直是真理!

    而最让解忧佩服的,是她外婆一个千金小姐,二十岁以前是十指不沾阳春水,却为了外公洗手作羹,练就了一手的好厨艺。

    更让人羡慕的是,外公和外婆的感情,几十年如新婚,即使外婆一天天的苍老,离开了人世,外公的心里也始终都只有她……

    “慕姐姐,你怎么了?”思嘉注意到了她的出神。

    她回过神来,勉强笑笑:“噢,没什么!只是想起了我外婆!”

    思嘉还想说什么,解忧的手机却在这时响了起来。

    是慕挽心打来的。

    她本想挂掉,不过想了想,还是接了起来,没有回避大家。

    大家还是该吃吃,该喝喝,没有听到她电话里讲什么。

    挂了电话后,她抱歉的看着大家,“那个,我有点事,我需要先走了!”

    “现在吗?”思嘉皱着可爱的眉头,说:“慕姐姐辛辛苦苦做了一桌子的菜,自己还没吃几口呢,就要走了吗?而且……”

    大哥还没有回来呢!

    她本想说这句,解忧没听说,笑说:“没关系,我不是很饿,我是真的有事,你们好好吃好好玩,阿宇,祝你生日快乐!”

    最后了,她补上这句话!

    “那你去哪里?要不要我送你一程?”向名扬问。

    “不用了,不是很远,我走几步就到了,你们继续吧!”

    她不想再等下去了,司夜明摆着是在回避她,不然他又怎么会在这么重要的日子里迟迟不归呢?算了,她就先走吧,对于上官宇来说,她不是什么重要的人,冷司夜却是一个不能缺席的人!

    她离开了冷家!

    思嘉送她到门口!

    至于慕挽心打来的电话,那只是她的一个借口,她并没有打算去见她,一个人慢悠悠的往家里的方向走着!

    她却并不知道,就在她前脚刚离开冷家没多久,冷司夜回去了!

    上官宇他们三个人在餐桌上吃的津津有味的。

    思嘉先发现了他,对他笑了起来:“大哥,你怎么才回来啊?慕姐姐给我们做了一桌好吃的哦!”

    “解忧在这里?”冷司夜四下看了一下,没有看到解忧的身影。

    “慕姐姐刚走!”

    “怎么没有人告诉我她也在这里?”他的眉头微微一皱。

    “我本来是想告诉你的啊,但是你没有听完,就挂了电话!”

    冷司夜这才想起来,思嘉之前给他打电话,最后好像确实是说了‘解忧’两个字,不过当时他忙着,没有听清楚就把电话给挂了,当时还以为是自己出现了幻觉呢。毕竟,她的身份暴漏了,她知道上官宇和向名扬一定会对她有所怀疑,按照她的性格,她是不会来的。

    没再多说什么,走到了餐厅里去。

    那张餐桌上摆放着十几道菜,其中好几道,都是他爱吃的!

    她真的来过了!

    他确定了,紧接着又问了一句:“她什么时候走的?”

    “刚走没多久!”

    “你这是要去追她吗?”向名扬看到他又往外面走去,紧接着又说:“不过不确定她去了哪里哦,她之前接了一个电话,说有事,就走了!”

    “谁打给她的电话?”他知道她没什么重要的朋友。

    “不确定,我听到她叫了声妈,是她妈妈吧!”

    就是这句话,留住了冷司夜的脚步。

    他没再往外走了,而是回到了餐厅里,跟他们一起坐下。

    “大哥,你怎么这么晚回来啊?”思嘉小心翼翼的看着他的表情问。

    “公司里有事,我加了一会儿班!”

    “你应该早几分钟回来的,那样你就可以碰到慕姐姐了……”

    “是啊是啊!”上官宇紧接着说:“亏得我还特意把她叫来,想给你制造机会。你大概都不知道你这两天的脸色有多难看,一定是跟她吵架了吧?可你冷少倒好,两手空空的回来……还不如不回来呢!跟他们三个人一起来伤害我这幼小的心灵,我真怀疑你们四个是串通好的!”

    “什么意思?”冷司夜有些莫名其妙。

    “他的意思是,他过生日,没有生日礼物!”向名扬接了一句。

    “宇哥哥,你不要没良心哦!”思嘉一边给他夹菜一边说:“这些菜可都是慕姐姐为庆祝你生日做的,还有生日蛋糕,你这么说太冤枉慕姐姐了!”

    其实,上官宇也不过是说说而已,听到思嘉这么说,故意狠狠的揉揉她的头发,笑道:“小丫头,为了你慕姐姐,我成没良心的了?亏得宇哥疼你这么多年,你就这么回报我啊?”

    “我不是一直在给你夹菜吗?”思嘉看到他的碟子都堆成了小山放不下了,她端起来凑到他!面前:“这可是慕姐姐做的,思嘉给你夹的,宇哥哥,吃完吧?”

    “好!吃完!”

    她说的,他何曾拒绝过?

    向名扬拿着筷子敲敲他们的碟子:“喂喂,干什么呢?表演恩爱啊?我们两个大活人在你们面前,你们当我们是空气啊?”

    “没人拦着你,你可以不要在这里当电灯泡!”上官宇哼了一声。

    “嘿嘿,今天我这电灯泡还当定了!”

    “……”

    只有冷司夜,没有加入他们的‘战局’,沉默的喝着自己的酒。

    至于身旁的欢声笑语,好像与他无关,大家也都习惯了这么冷漠的他。

    直至后来,思嘉按时按点的回房间休息了,他们三个人都没少喝。

    以至于,他今晚,没能回到他和解忧的家……

    解忧真的不知道,自己还应不应该继续冷母的事情。

    他的一夜晚归和一夜未归都向她说明了一件事,他不要她插手他的事情,她还能怎么做?

    她不想再惹他不高兴了。

    然而,白医生却给她打来了电话:

    “慕小姐,你最近很忙吗?好几天都没过来了!”

    “冷伯母情况怎么样了?”她问。

    “比以前好太多了,我已经看到成功的希望了。”

    就因为这通电话,她又陷入了深切的矛盾当中。一开始她只想为他做点事,可是现在,他不要她插手他的事,她还能瞒着他继续做下去吗?

    到时候他们之间的情况会不会更糟糕?

    如果,她真的帮助冷母治疗成功恢复记忆,他还会不会怪她?

    她不确定!

    现在白医生气你打电话来告诉她,成功在望!

    她的心又动摇了,冷家的一切悲剧都是因为慕挽心和林远航,她真的能置身事外吗?她真的想为他做点什么!如果她找个时间跟他坦白这件事,他应该不会怪她的吧?

    而冷母的状况要比预期的好很多,她已经逐渐能够想起很多的片段,白医生说,她的病情和一般的精神病患者不太一样,如果能够让她恢复那些丢失的记忆,那么她的精神也就可以恢复正常了。

    事情在朝着他们预期的目标一步步走近。

    解忧觉得,自己不能在这个时候放弃,她忽然想起,慕挽心跟她说过,临别之时,慕挽心曾送了一条项链给冷母。

    白医生曾说过,也许做一件关键性的事,能够帮助冷母恢复记忆。

    会不会这个项链就是关键?

    她不知道这条项链是什么样子的,她打了一个电话给慕挽心,了解了一下。慕挽心告诉她,那条项链的链子是白金的,水滴形吊坠,周边由钻石包围,而且这个吊坠还可以打开,里面能放入一张很小很小的照片。

    于是慕挽心就将自己和冷母的照片放小了放了进去,代表着她们两个人的感情。

    解忧便想去寻找这样一条项链。

    但,白金的项链和钻石吊坠她肯定是买不起的。反正冷母神志不清,肯定辨别不出真假,她找了很多地方,终于找到一个和慕挽心形容的差不多的项链,她又找专门的制作专家给加工了一下,镶了一圈假钻上去。

    至于照片,这个就无所谓了,这里面能放入的照片很小很小,不仔细看是很难能看出什么来的,她便随便弄了两个和她们年纪相当的女人的合照上去。

    最后,她带着这条项链来到了冷母的别墅。

    冷母正坐在院子里晒太阳,白医生看到她来,屏退了那些看护和佣人。

    她和白医生相视看了一眼,走了过去。

    也不知道冷母是不是最近习惯了看到她,反应没那么大了。

    她拿出了那条项链,来到冷母面前,轻喊她的名字:“雅君,你要走了,我知道我也留不住你,你看,这是我送给你的一个小礼物,看看喜不喜欢?”

    冷母一看到那条项链,立刻瞪大了眼睛,脸色刷的一下白了,瞪着那条项链嘴唇哆嗦着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解忧迟疑的看了一眼白医生,白医生对她点点头,示意她继续。然后,她将那个吊坠打开来,在冷母面前晃悠着:“雅君,你看,这个吊坠是可以打开的,里面能放入一张小小的照片哦,是我请人特地做的!我就把我们两个人的照片放了进去,作为一个小小的留念,你想我的时候,就拿出来看看……”

    这都是当初她们临别之际,慕挽心说过的话。

    冷母看着那个吊坠在她面前晃呀晃的,就像是催眠一样,脑子里的很多画面和现在的情景重叠了。

    白医生在一旁眼睛眨也不眨的盯着冷母,生怕错过一个小小的细节。

    而冷母,就一直瞪着那个项链,有很长时间的呆愣。

    解忧试探性的喊:“雅君?你怎么了?不喜欢这个礼物吗?”

    然后,她伸手去拉她的手,想把项链放到她手中。然而,就在这时,冷母忽然用力的挥开了她的手,口中尖叫着:“走开,走开,不要靠近我——”

    “雅君,你怎么了?”解忧立刻就问。

    “我的头好痛……好痛……”

    她猛地抱住了自己的头。

    白医生说她最近头痛的次数特别频繁。

    “雅君,你是不是想起了什么?”解忧又问。

    “好痛……我的头……好痛……”

    她疯狂的拉扯着自己的头发,像是要把自己的头发都扯下来。解忧看她这样痛苦的样子,觉得很不忍心。

    而冷母,就在这时,忽然松开了自己,猛地朝一旁的墙壁撞了过去。

    解忧和白医生都没料到她会有这样一个举动,谁都来不及阻止,就这样眼睁睁的看着她撞上了墙壁。

    他们立刻追过去,冷母已经昏倒在地了。

    白医生急忙喊来了看护,大家七手八脚的把冷母弄回了卧室。

    解忧也跟了进去,看着大家都在忙碌着,她脑子里乱哄哄的,不知道冷母怎么会有那样的举动,不知道这一撞,会不会给撞出毛病了,不知道万一出了什么状况,要向司夜怎么解释。

    本来还想着找个机会向他坦白这件事的,可是她还没有找到机会说,就已经出了这种事。

    她不知道,自己是不是太乐观了一些?

    脑子里乱极了。

    白医生注意到了她的失神,帮冷母处理了伤口以后,走到她身边:“慕小姐,你放心吧,冷太太没有大碍,她只是撞伤了额头,没有性命危险。不过需要等到她清醒以后,我才能知道她的精神状态。”

    解忧无神的点点头。

    本来想等着冷母清醒的,但,冷母一直没有醒来。

    白医生便劝说她早点回去,有什么情况会立刻打电话给她的。

    她只好先走了。

    这个夜晚,冷司夜没有回来。

    这几天他们很少见面,可以说几乎就没见面,因为他即使回来,也总是在深夜她睡着以后。她想,他还在为那天的事生气,也一直忍着没有主动打电话给他,想等着过几天他没那么在意了,她再打电话。

    然而,今晚,也不知道是因为没有他的陪伴,还是因为她心里的不安,她睡得一直很不安稳。

    到了凌晨四点多的时候,她的手机忽然响了。

    她睁眼的瞬间,看到是白医生的来电,她立刻清醒了,接了起来:“白医生,发生什么事了?”

    白医生焦急的语气响在那头:“慕小姐,你赶紧来一趟吧,冷太太失踪了……”

    【下章看点】:

    ·冷母为什么会失踪?她失踪去了哪里?

    ·白医生打电话给解忧,解忧会找到冷母吗?

    ·冷少知道这一切都和解忧有关以后,又会怎么做呢?

    ·下章会是非常关键的一张哦,亲们可不要错过!

    PS:亲爱的们,咱没有存稿了,所以接下来更新的可能都会少一些,不过你们也知道,新浪现在改政策了,有了个什么全勤奖,咱也去努力一把,以后的更新每日最少不低于六千字,如果有哪位亲过生日,请告知行云,行云会加字更新的哦!

    好了,闲话不多说,祝大家看文愉快!(*^__^*)亅www..com亅梦亅岛亅小说亅
高速文字首发 本站域名 www.haxwx5.com 手机同步阅读 wap.haxwx5.com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