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六章

高速文字首发 本站域名 www.haxwx5.com 手机同步阅读 wap.haxwx5.com
    <enoil</em>[内兄小说网提醒你,看久了书洗洗眼睛在看,放心内兄跑不了,收藏它就行了!]

    第二天一早,我醒來只覺的自己渾身被壓得酸痛,仔細一看,才發現艷麗和艷紅一人壓住了我半邊身子,兩人還各把一隻手壓在了我的脖子上,好像害怕誰會吃虧似的。[美~味~家~小~说~网~]

    我勉強把身子從她們之間擠了出來,這兩姐妹還睡得正沉,昨夜她們兩個都是那麼的瘋狂,也不知道各洩了多少次,看來是累得不輕。

    我含笑看著這兩姐妹睡覺的樣子,她們的性格不一樣,睡著了也各是不同,艷麗睡得安寧,面色顯得很安祥,呼吸很輕,似有似無的樣子,身子靜靜的一動不動。一條大辮子摔在背後,黑油油的像是一條小蛇。她的手還保持著剛才摟著我脖子的姿勢,身子趴著,一條腿曲著,一條腿伸直,從臀溝裡露出半段紅紅的肉縫兒。

    艷紅卻在我起身後,也翻了個身,睡得仰面朝天,四肢張的開開的,嘴巴睡著了還嘟嘟著,顯示著她好勝的性格,兩隻眼睛在眼瞼之下還溜溜的滾動,睡著了也不得安生。兩隻挺拔結實的***如小兔一般,隨著她的一呼一吸,在微微的顫動著。腿兒張開,那嫩嫩的陰戶整個顯露著,兩片陰唇依舊張開,裡面的嫩肉兒微微的蠕動。在陰唇的周圍,還有一些凝結了的,白色的斑塊。

    我不想打攪她們姐妹二人的睡眠,悄悄的下了床,伸了個懶腰,撿起了扔在地上的衣服套上。

    出的房間,客廳裡靜靜,廚房裡傳出了做飯的響動,原來是華姨早已起來在準備早餐了。

    我想起了昨晚臨睡前的那個想法,心神一蕩,現在趁著那兩姐妹還在睡覺,正是跟華姨說這件事的好時機。

    廚房中,華姨穿著一件寬鬆的露肩長裙,顯得她很是豐腴,盡顯著成年婦女身體的飽滿。艷麗姐妹如果說是初放的花朵,那麼華姨就是那成熟的盡顯著誘惑的果實,讓你忍不住要一口吞在腹中。

    我踮起腳尖,悄悄的向她身後摸去。哪知道華姨先前一直不動,卻在我的手快要觸到她的臀部時,卻猛地一個轉身,拿著一個飯勺向我的手上敲去。

    我嚇了一跳,急忙閃躲,避開了這突然襲擊。華姨卻繼續拿著勺子向我的肩上敲去,一張俏臉,面如秋水,竟然有幾分肅殺之氣。

    我連遭襲擊,看著華姨嚴肅的樣子,卻不知道自己一大早哪裡觸了她的霉頭,急忙把勺子抓在手中,叫了一聲:「華姨?」

    華姨把勺子抽了抽,沒有抽動,冷冷的一笑,鼻中「哼」了一聲,說道:「你還有臉叫我華姨,我倒要問你,你什麼時候又把紅兒給弄上了手?你說,你究竟對我們母女是什麼居心?」

    我不由心下明白,看來華姨昨夜也未曾睡得好覺,現在一來是質問我不經她允許就對艷紅下手,二來是在我的身上發發昨夜的怨氣。只怕那個假陽具昨夜又不得輕閒了。

    我不由暗中一樂,臉上卻不敢帶出笑來,作出一副可憐之極的樣子,說道:「華姨,你可真真錯怪你的好侄兒了,你先聽我說,聽完了,我再任華姨打罵,決不反抗。」說著,鬆開了手裡的飯勺。

    華姨把勺子在灶上一磕,銀牙輕咬,狠狠道:「我倒要聽聽你個小冤家還能說出什麼天花亂墜的說辭。」

    我暗暗醞釀著說辭,看看怎麼說服華姨能接受和兩個女兒同床,雖然華姨在性之一事上經驗豐富,而且比較主動,可是她畢竟還是一個傳統的女性,對於私下和我交好還可以接受,可是如果讓她在自己的女兒面前作出***蕩的樣子來,只怕還得下番功夫。

    神思飛轉間,我開口說道:「華姨,我和艷麗的事情您是知道的,而且也是默默允許的。」

    華姨有些疑惑的點點頭,說道:「是啊,可我……」

    我揮揮手,阻止了她說話,自顧自的說下去,「可您並沒有讓我也上了艷紅是不是?可事實是艷紅自己知道了我和您還有她姐姐的事,然後跑來問我,為什麼要欺負你們。」

    華姨驚呼了一聲,問道:「你說艷紅知道了你和我?怎麼可能?」她的神色顯得有些緊張,果然一時還不適應。

    我笑道:「我對和您自然含混帶過,可是和艷麗那妮子卻有實質證據,沒辦法只好承認,百般向那艷紅解釋那不是欺負,而是在和艷紅做那人生最為美妙之事,華姨,您說是不是?」

    華姨沒提防我冷不防的一問,臉不禁一紅,脫口而出:「是啊,那確實是人生最美妙的事了。」說完,才醒過來,自己想要再嚴肅,卻已不能,忍不住「噗哧」一聲笑了出來。

    我卻還是一臉無奈狀,把雙手一攤,說道:「您是知道啊,可艷紅那妮子怎麼都不肯信,非要我證明給她看,還怪我只喜歡你們不喜歡她,要不然怎麼只跟你們快活,而不跟她一起。」

    華姨聽得入神,見我停下,急忙問道:「那你究竟怎麼辦了?」

    我咳了一聲,繼續道:「我仔細的想了一下,您想,我們都是一家人,我和您還有艷麗在一起快快樂樂的,為什麼要把艷紅排斥出去呢?我愛你們,愛華姨您,也愛艷麗還有艷紅,我希望我們一家人能在一起,能性福的生活在一起。所以我便決定,讓艷紅也一起加入我們。」

    華姨顯得有些激動了,眼眶有些潤濕,她把那個「愛」字在嘴邊念了幾遍,還是忍不住說道:「可是,艷紅真的還太小了啊!」

    我忍不住笑了起來,說道:「華姨啊!艷紅可是人小鬼大啊!」就把那一天在海邊的事情和華姨細細的說了一遍。

    華姨聽得面帶桃紅,眼神中不知覺已經帶上萬種風情,她胸前的兩座山峰也忍不住的一起一伏著,聽的我講完,長吁了一口氣,歎道:「紅兒竟然也已經長大了,看來我真的老了呵!」

    我急忙上前,和華姨靠的近了一些,扶住了她的腰,笑道:「華姨說哪裡話啊?您現在是風華正茂,韻味十足的年紀啊!」

    華姨有些無力的靠在我的胸前,頭枕著我的肩,歎道:「歲月不饒人啊,老了就是老了,華姨不怕老,就是希望你們能好好的生活。」

    我撫摸著華姨光嫩的肌膚,笑道:「華姨,看看您的皮膚多好啊,您說老了,那不是要很多人氣死啊?再說了,我和艷麗她們還需要您的多加指導呢!」

    華姨伸出一指,點在我的唇上,笑罵:「小冤家,你這張嘴啊!真是能說死人了,我倒是不放心讓艷麗姐妹跟著你了,說不定哪天你把她們賣了,她們還傻乎乎的幫你數錢呢。」

    我抓住華姨的手,把她的手指含在嘴裡,吮了幾下,說道:「華姨,我哪裡捨得啊!說定是哪天你的兩個寶貝女兒對我不耐煩了,把我給踢出家門了,再說了,她們背後不是還有華姨您撐著腰嘛,對華姨您,我可是不敢有一點不敬的啊!」

    華姨把手順著我的胸前滑落,來到我那不知何時已經聳立的雞巴處,輕輕的握了一握,笑道:「你就是這樣表示對我尊敬的嗎?」

    我哈哈笑著,說道:「華姨,這可是讓你性福的寶貝哦!難道它聳立在您的面前,還不是對您最大的尊敬嗎?」

    華姨笑罵了一聲:「貧嘴!」手卻忍不住隔著褲子,用掌心輕輕的搓動著雞巴的頂端。

    我忍著想要一把按倒華姨的慾念,說道:「華姨,我真的還有一件很重要的事情和你商量呢!」

    華姨忍不住一笑,用手捏住聳著的雞巴,手指輕輕的捻捏著,笑道:「是不是又想讓華姨幫你救火了?」

    我哈哈笑著,把雞巴望她手裡頂了頂,說道:「華姨,這次你可只猜對了一半,我剛剛才想在華姨這裡洩洩火,可是先前想說的卻不是這個。」

    華姨把手用力的一捏,氣道:「你個小冤家倒是說啊。在這裡賣什麼關子?」

    我「哎喲」急忙把雞巴回縮,卻被華姨牢牢抓在指間,只好說道:「我想,我想華姨您能和艷麗姐妹一起和我在床上做那美妙之事。」

    華姨一怔,把手一甩,鬆開了我的雞巴,面色一沉,說道:「你又來說什麼傻話,我怎麼能和她們姐妹一起跟你***呢?再怎麼我也是她們的媽媽,她們怎麼能受到了?」

    我握住華姨的手,很誠摯的說道:「華姨,這麼多年來,您一個人含辛茹苦帶著她們姐妹,她們都是懂事的,怎麼會拒絕你擁有性福呢?想一想,我們一家人在一起會是多麼的快樂美妙!」

    華姨神情有些迷茫,卻還是堅持著:「不行,我自己也說什麼放不下這張老臉啊?跟女兒同睡一個男人,像什麼話啊?」

    我心下著急,忙道:「華姨,如果我們不是一家人,我自然不說那麼多,可是我們是真心相戀的一家人啊!你讓我和她們在一起快活,可是一想到您孤零零的一個人,讓我情何以堪啊?」

    華姨的身體微微的顫動,眼眶也紅了,聲音有了些沙啞,說道:「好,好孩子,華姨有你這句話,就已經滿足了。」

    我也有了些激動,高聲說道:「不,華姨,我不能放下您一個人不管。人生百年,能真正做幾件自己想做之事?既然有了讓自己性福的機會,為什麼要這麼輕易的放棄呢?」

    「可是,可是那是我親生的女兒啊!」華姨還是放不下這個心結,她的臉上呈現出了痛苦的神情,是啊,她何嘗不想和我光明正大的在一起呢?女人,三十如狼,四十如虎,她正是性慾旺盛的時節,又被我挑起了沉睡多年的慾火,可是為了女兒,她只能捨棄自己的性福了。

    我用手把華姨肩上的衣服扯開一些,在她圓潤的肩上輕輕的吻了一下,說道:「華姨,正因為她們是您的女兒,她們才可能容忍您的分享,而我,也真的只有一個願望,就是我們能快快樂樂的永遠生活在一起,永不分開!」說到這裡。我不禁想起了家中的姐姐和小妹,她們也不知道過得怎麼樣了。

    華姨的身體有些發熱了,她心下猶豫著,明明知道不應該,可是既然已經走出了第一步,為什麼不讓自己再試一試第二步呢?也許真的沒有她想像中的那麼複雜,突破禁忌的快感對人有著難以抗拒的誘惑。

    我又輕輕吻了一下她的肩頭,誠摯的說著:「華姨,我們需要您,我們需要您用您的經驗來指導我們一起快樂的生活。沒有您的加入,我們的快樂會失色很多的。給自己一個機會,也給我們一個機會,好嗎?」

    華姨引著我的一隻手,放到了她的***之上,她的***都已經散發著火熱,我微微的用力一握,華姨輕「唔」一聲,央求道:「現在不要再逼我,讓我好好的想一想好嗎?你這個冤家啊,真是要磨死人了。」

    我知她心裡已經動了,只是一時之間還是不能放下臉面來,手握著她的***揉捏著,笑道:「好,華姨,但是最遲今晚,您必須決定,要不然我就帶著她們兩姐妹綁架您去。」

    華姨身體連顫,輕輕的點了一下頭,忍不住發出了輕微的呻吟聲。

    我張大嘴巴,用嘴含住了她的肩膀,微微的哈著熱氣,華姨卻忍不住的大口大口的喘起粗氣來。

    我放開她的肩膀,用舌沿著她的肩峰慢慢的游動,一隻手握著她的***輕輕的揉捏著,另一隻手順著她的背脊輕柔的撫摸。

    華姨忍不住用手隔著褲子握住了我的雞巴,在手裡把玩著,嘴巴大張著喘息著,眼睛已經迷濛起來。

    我把一隻腳伸到她的兩腳之間,用膝蓋把她的兩腿分開,手順著她的大腿把他的裙子撩開,慢慢的撫摸了上去。

    華姨的陰戶就像那剛出籠的小包子一般,軟軟的鼓起,熱乎乎的,而且,隔著她薄薄的絲褲,手指間已能感覺包子的湯汁太濃而流了出來。

    我手指微微用力按住華姨凸起中間的那條肉縫,笑道:「華姨,現在是不是需要我的雞巴來給您滅火了呢?」

    華姨聽聞,手重重的握了一下,嘴唇抿著,亦笑亦嗔,真是百般的媚艷,我心裡大癢,彎下腰去,把她的內褲向下一扒,就勢撈起她的一條大腿。

    華姨急忙用手挽住了我的脖子,急道:「你個小冤家,又想出什麼新的花式了?」身子被我擠的靠著了灶台,一條腿被我舉的高高的,內褲纏在了兩個膝蓋之上。

    我嘻嘻笑著,用胯部頂著灶台,把她的腿擔在空中,這樣她的陰唇就不由自主的被扯開,連那條陰縫兒也顯得寬闊了許多。

    我騰出手去,往下褪著自己的褲子,就在這時,卻聽得艷麗和艷紅在外面叫著:「媽?表哥?」

    華姨急忙推開了我,整理了一下衣服,大聲道:「你們兩個妮子還知道起來啊,還是你們的表哥知道來給我幫幫忙,你們也不知道心疼娘。」一邊說著,一邊把我向外推著。

    我一邊笑著,一邊小聲的說道:「不要忘了晚上哦!」

    華姨臉紅紅的,嗔道:「忘不了,你快出去陪著兩個小妮子吧!」

    我笑著走了出去,且先去逗逗兩姐妹再說。

    [最新文字站 傲雪情缘小说网]

    [最新无限制美味家小说网]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章, 按 → 键 进入下一章。
高速文字首发 本站域名 www.haxwx5.com 手机同步阅读 wap.haxwx5.com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