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3章 春药蹂躏苏锦良(3)

高速文字首发 本站域名 www.haxwx5.com 手机同步阅读 wap.haxwx5.com
    胤禛换了一个姿势,将下体继续靠近苏锦良,催逼着。他的yīn茎犹如凶狠的利器一样对着苏锦良的脸。苏锦良哭泣着挪过身子跪在胤禛的两腿间,努力的张大羞口,将胤禛的yīn茎含进嘴里,她虽然从来没和男人过,但心里明白男人想让她干什么。她用纤纤玉手轻轻扶住胤禛的yīn茎,慢慢的套弄着,她一边含着胤禛的guī头轻柔地吮啜,一边用舌尖轻轻舔着guī头的肉冠;然后慢慢地将yīn茎含入她那迷人的嘴中上下吞吐着,并用她的舌尖舔绕着肉冠的边缘,不时吸着yīn茎。

    “哦……哦……要好好弄啊,舌头也要动……嗯……不错……虽然很生疏……但是也别有一翻滋味。我先让你的嘴给我得到高氵朝,我才会给你高氵朝。”胤禛紧闭双目,牙关咬的咯蹦咯蹦直响,在苏锦良的吞吞吐吐中,他的yīn茎变得更加紫红、强悍起来。

    “尖端的马口要好好舔。把嘴张大点,别让牙齿弄疼我的宝贝。喉咙张开,让jī巴进的更深一点。”她的嘴里不断的分泌着津液,小嘴拼命吸吮,不时发出下流的声音。这就是历史上的著名美女预计的母亲!她那张神圣不可亵渎、就连对她以前的老头子老公都没进过的嘴,此时正在为一个卑鄙的男人。

    胤禛配合着苏锦良的吞吐,前后摆动着屁股,尽情奸淫着这张嘴,体会着践踏女神的快感。苏锦良被越来越淫糜的气氛感染,神智也变得迷乱起来。她完全抛弃了一个女人的的尊严,无耻地投入嘴与yáng具的活塞运动中。

    胤禛把下体贴在苏锦良那秀美的脸上,开始享受她的,苏锦良的嘴里发出了“渍……渍……”的响声,仿佛胤禛的yīn茎是一道美味的大餐似的,她吃的是有滋有味,她还时不时用整个一条舌头裹住胤禛的yīn茎撸动着包皮,一对玉手也不断的把玩着胤禛的睾丸,两排洁白的牙齿也没闲着,它们在轻轻挤压着胤禛yīn茎上的动脉,胤禛哪里还憋得住,yīn茎上酥麻的感觉一波接一波的扑过来,他低叫一声,把苏锦良的嘴当做ròu洞,他两手抱住苏锦良的头,奋力向苏锦良的嘴里冲撞起来,这下可把苏锦良害惨了,她的嘴巴太小,根本无法容纳下胤禛已经涨大的yīn茎,胤禛每一次的都顶到了她的喉咙深处,她被呛的满脸通红,一阵阵闷咳在她的喉咙里回响着,舌头也被yīn茎撞的歪歪斜斜。

    “好了……停……”胤禛突然抽出ròu棒,中止了苏锦良的吸吮。

    “……”苏锦良不知出了什么事,她呆呆看胤禛,胤禛那双眼睛让她想到了鹰的眼睛,有一种使她全身瘫软的威严。胤禛脸上挂着令她感到害怕的笑容。

    胤禛再次把他那粗大的yáng具递到苏锦良的嘴边,不过并没有伸入苏锦良的口中,而是自己用手套弄这他那粗大黑yáng具,胤禛口中发出如野兽般的低吼。

    终于,胤禛shè精了,一大股热流如雨般的迸发,火热的jīng液瞬间就从苏锦良的鼻孔处射入,苏锦良几乎背过气去,张大口喘息着,jīng液太多了,顺势填满了她的嘴。胤禛捏住苏锦良的嘴巴,不让她有机会吐出jīng液,并且把yīn茎再次插入苏锦良口中,努力的在她嘴里着,意图释放出所有的能量。苏锦良几费力的吞咽着胤禛的jīng液,可是胤禛射的实在太多,她的嘴又被胤禛捏住,终于使一部分jīng液又从她的鼻子里倒喷出来,苏锦良就象三岁的小孩一样,鼻子下垂淌着两条白色的长龙,看上去煞是可笑!胤禛终于松开了手,仰面无力的倒靠在书桌上,苏锦良还在那低咳着吞咽着胤禛的分泌物……。

    “嘿嘿,我看你是已经上瘾了!把下面的肉袋也舔一下吧,要含在嘴里哦!”胤禛暗自高兴,凭着老道的经验他觉察出了苏锦良已经有了被虐的,开始接受他的调教了。

    苏锦良爬了过去,把胤禛的yīn茎轻轻的提了起来,开始继续用舌头舔那只黑色麻球上残留的jīng液,不久便把阴囊整个的含进了口中。许久之后,胤禛才让苏锦良结束了口舌侍奉。

    可是苏锦良此时的欲火却烧的更烈了,屁股深处的骚痒有如万蚁钻心,折磨着成熟的肉体,令人疯狂的骚痒来自身体深处,烈性春药已经深深渗入苏锦良的子宫,那淫药发作起来,女子的是一次强过一次……

    苏锦良身体的变化当然逃不过胤禛的眼睛,他从陈平那里知道这种淫药的厉害,苏锦良刚刚没有获得任何高氵朝,那些淫药的药力现在在苏锦良的下体已是成倍的不断增加……结果就是更加欲火难耐。

    胤禛故意淫笑着说:“良儿,朕刚才射了,真是好累了,你看朕要好好休息了。你先回去吧,今天就到此结束吧,以后个走各路,我也不会对人提起此时。良儿真是太厉害了啊。我不是对手啊。”苏锦良身体内就象有一股骚闷在窜动,双颊绯红,口干舌燥,心跳加快,而脑中越来越混糊,只觉得焦燥无比,下体的骚痒是越来越强,和男人交媾的越来越强烈。

    听到胤禛的话苏锦良羞急的快要疯了,但是自己只能无助地扭动着硕大的屁股,对男人无耻的评论,苏锦良羞涩不已,一向端庄高雅的仪态尽失。“不……不要……快救我……”苏锦良现在象全身要起火一样,额头冒汗双眉紧蹙,焦虑万分地看着他。

    “要朕怎么救你啊?……”

    “我……我……”苏锦良的身体搐动着,口中哆嗦着寻找合适的话语开口。怎么说对她这样身份的人来说都是一种侮辱,这么下流肮脏的字眼怎么能从她口中说出啊!

    但药力在她的肌体里无情地作用着,yín水象决了堤一般渗出来,沿着大腿流下来,身体深处象被万千虫蚁咬一般难以忍受。

    “放进去……帮我……我不行了……”一向高贵自恃的苏锦良眼里春水汪汪,用乞求的眼光望着他,几乎是在哀求。

    “放进去?放什么啊?……记住以后和我说话要说清楚,不然我可不会明白良儿的话……”胤禛淫笑着说。

    可怜的苏锦良现在全身的美肉都泛起红色,渗出一层细密的汗珠,面色更是赤红,下身变化更大,本来娇小的yīn户此时明显看得出肥厚很多,大大的向两边自动裂开,yín水不停息地从洞口渗涌出来,把yīn户下方到屁股浸润得光鲜透亮。

    苏锦良的屁股不由自主地作前后小幅摆动,嘴唇歙动着发出含糊间歇的呻吟声,任谁都看得出这个美妇人正在饱受淫药的煎熬。

    “……是……请……你用大ròu棒……插我的yīn户……”苏锦良羞涩的闭上美丽的双眼,强迫自己说出了令人难以置信的话,胤禛得意的哈哈淫笑。

    “嘿嘿,既然如此,我就满足你这小荡妇吧!”“说着,胤禛摆好姿势,用力顶入。

    唔……”一声娇喘,苏锦良娇靥晕红,星眸欲醉,娇羞万般,玉体娇躯犹如身在云端,一双修长柔美的玉腿一阵僵直,一条又粗又长又硬的大ròu棒已把苏锦良天生狭窄紧小的嫩滑yīn道塞得又满又紧。

    由于受到美女aì液蜜津的浸泡,那插在苏锦良yīn道中的越来越粗大,越来越充实、胀满着少妇那初开的娇小紧窄的“花径”肉壁。胤禛开始轻抽缓插,轻轻把ròu棒拨出苏锦良的yīn道,又缓缓地顶入圣洁少妇那火热幽深、娇小紧窄的嫩滑yīn道。

    胤禛已深深地插入苏锦良体内,巨大的guī头一直顶到美女yīn道底部,顶触到了美女娇嫩的“花蕊”才停了来,胤禛开始运功吸收元阴,苏锦良则娇羞而不安地开始蠕动。

    “皇……皇上……你……你好厉害……啊……啊……”

    苏锦良感到胤禛的ròu棒又粗又长,那娇小滑软的yīn道本就紧窄万分,胤禛插在美女的体内不动,就已经令美女芳心欲醉、玉体娇酥、花靥晕红,再一起来,更把苏锦良蹂躏得娇啼婉转、死去活来,只见美女那清丽脱俗、美绝人寰的娇靥上羞红如火。

    “唔……唔……唔……唔……唔……”苏锦良开始柔柔娇喘,娇滑玉嫩、一丝不挂、娇软雪白的美丽胴体也开始微微蠕动、起伏。在美女那美妙雪白的玉体娇羞而难捺的一起一伏之间,回应着老公的yáng具的抽出、顶入,胤禛逐渐加快了节奏,jī巴在美女的yīn道中进进出出,越来越狠、重、快……

    苏锦良被胤禛刺得欲仙欲死,心魂皆酥,一双玉滑娇美、浑圆细削的优美玉腿不知所措地曲起、放下、抬高……最后又盘在胤禛的臀后,以帮助“心上人”能更深地进入自己的yīn道。

    绝色清纯的美少妇那芳美鲜红的小嘴娇啼婉转:“唔……唔……唔……嗯……唔……哎……唔……唔……老公……噢……唔……请……唔……你……唔……你轻……唔……轻……点……唔……唔……唔……轻……唔……唔……轻……点……唔……唔……唔……唔……唔……唔……嗯……唔……哎……唔……唔…………皇上……啊……相公……噢……唔……请……唔……你……唔……好……唔……好舒服……好爽……唔……唔……唔……轻……唔……唔……轻……点……唔……唔……唔……”苏锦良花靥羞红,粉脸含春,忍痛迎合,含羞承欢。

    当大ròu棒到达子宫口时,苏锦良的身体由花芯开始麻痹,烧了又烧。身体内感受到那充满年轻生命力的大ròu棒正在无礼地抽动,全身一分一秒的在燃烧,苏锦良高声。胤禛用手包住美少妇乳峰,指尖轻轻捏弄美少妇柔嫩的乳尖。

    “啊……”两个玉乳在不知不觉之中,好像要爆开似的涨着。被胤禛粗糙的手指抚弄,快感就由乳峰的山麓一直传到山顶。

    “喔喔……”无意识地发出陶醉的声音,苏锦良苗条的身体摇摇晃晃,花谷里充盈的蜜液已经使小蜜壶彻底湿润。

    当最快乐笼罩时,女人的这种反应,苏锦良虽然知道,但过去从未经验过,因为他以前的虞老爷子根本无法满足她。当被胤禛深深的插入的同时,两个玉乳又被揉,那三个性感带,就同时发生一种无法抵抗的欢愉,

    贞洁的苏锦良已经深深堕入色情的深谷。苏锦良觉得有些口渴,当胸部和花房愈是受刺激的话,那口渴就愈严重,美少妇好像被什么引诱似地轻舔娇嫩性感的焦渴红唇。

    要淹溺在快感的波涛中,美少妇将唇送上去。

    大概是太强了吧,甚至觉得脑髓的中心,有一点甘美的麻痹状态,美少妇此时已然完全沦陷。

    苏锦良伸出小巧的香舌。以自己的舌去舔男人。唇和唇相接後,舌头就伸了进去,胤禛的舌也急急地出来回礼。

    苏锦良意识早已飞离身体,晕旋的脑海中一片空白。世界似乎已不存在,只有紧窄的小蜜壶中火烫粗挺的ròu棒不断抽动,一波又一波的快感在全身爆炸。

    美少妇两支娇挺的乳峰被大力的捏握,粗糙的手指用力搓捏柔嫩的乳尖。修长秀美的双腿被大大地分开,娇挺的臀峰被压挤变形。粗挺火热的ròu棒开始加速抽送,滚烫的guī头每一下都粗暴地顶进苏锦良娇嫩的yīn道深处,被蜜汁充分滋润的花肉死死地紧紧箍夹住ròu棒。

    “啊……”像要挤进苏锦良的身体一般,胤禛的唇紧紧堵住美少妇性感的樱唇,两手紧捏美少妇丰盈弹性的乳峰,死死压挤苏锦良苗条肉感的背臀,粗大的guī头深深插入美少妇的子宫了。

    蓦地,苏锦良觉得胤禛的那个插进自己身体深处那最神密、最娇嫩、最敏感的“花芯阴蕊”——少女yīn道最深处的子宫口,苏锦良的阴核被触,更是娇羞万般,娇啼婉转:“唔……唔……唔……轻……唔……轻……点……唔……唔……唔……”

    胤禛用滚烫梆硬的guī头连连轻顶那娇滑稚嫩、含羞带怯的少妇阴核,美女娇羞的粉脸胀得通红,被胤禛这样连连顶触得欲仙欲死,娇呻艳吟:“唔……唔……唔……轻……唔……老公……唔…………唔……轻……轻点……唔……”

    突然,苏锦良玉体一阵电击般的酸麻,幽深火热的湿滑yīn道膣壁内,娇嫩淫滑的粘膜嫩肉紧紧地箍夹住那火热抽动的巨大yáng具一阵不由自主地、难言而美妙的收缩、夹紧,苏锦良雪白的胴体一阵轻颤、痉挛,那下身深处柔嫩敏感万分、羞答答的嫩滑阴核不由自主地哆嗦、酸麻,美女那修长雪滑的优美玉腿猛地高高扬起,绷紧、僵直……最后娇羞万分而又无奈地盘在了“心上人”的腰上,把胤禛紧紧地夹在下身玉胯中,从yīn道深处的“花芯玉蕊”娇射出一股神密宝贵、粘稠腻滑的阴精,美女玉靥羞红,芳心娇羞万分。

    “唔……唔……唔……轻……轻……点……唔……唔……轻点……唔……啊……喔……什……什……么啊……唔……好……好多……唔……好……好烫……喔……”

    苏锦良的初精浸透那yīn道中的,流出yīn道,流出玉沟……流下雪臀玉股,浸湿床单……

    射出宝贵的阴精后,苏锦良花靥羞得绯红,玉体娇酥麻软,滑嫩粉脸娇羞含春,秀美玉颊生晕。苏锦良美丽的胴体一阵痉挛,幽深火热的yīn道内温滑紧窄的娇嫩膣壁一阵收缩。

    而胤禛此时是完全没有满足,他也不管苏锦良受不受得了,精力一恢复,又一次玩弄起了她。

    整整一夜,胤禛尽情地玩弄着这个被燃烧着的雪白胴体,胤禛都是花丛老手,在密制春药的强力作用下男人将苏锦良这位娴淑美妇身体奸淫了无数遍。苏锦良最终昏倒在胤禛的床上。
高速文字首发 本站域名 www.haxwx5.com 手机同步阅读 wap.haxwx5.com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