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61章 玩弄太子妃(1)

高速文字首发 本站域名 www.haxwx5.com 手机同步阅读 wap.haxwx5.com
    激情之后,新颜乖巧地靠在胤禛怀里低声嗔道:“四哥哥,你……你好厉害啊……把人家弄得浪死了……”

    “呵呵,这才叫欲仙欲死懂不懂?”胤禛抚摸着新颜柔滑的肌肤,轻轻笑道,“怎么样,新颜,以后还想不想跟四哥哥做这种好事儿啊?”

    “四哥哥,人家……人家是想和你做啦……可是……可是这是有违纲常伦理的……”新颜小声地说道。

    “什么纲常伦理!我去他娘的!”胤禛冷笑一声,骂道。

    新颜眼见胤禛忽然爆粗口,不禁吃了一惊,说道:“四哥哥,你……你怎么说粗话啊?”

    胤禛嘿嘿一笑,伸手捏了捏新颜的屁股,柔声道:“新颜,四哥哥告诉你,什么纲常伦理,情理法在我胤禛眼中都是屁话,我想和自己心爱的女人在一起就在一起!想和谁做就和谁做!新颜,你放心,四哥哥有权力,可以保护你,不会有人说闲话的,以后我们也经常做,好不好?!”

    新颜一听,当下也顾不得许多,她只想以后也经常被四哥哥宠幸,当下反手抱住胤禛,柔声道:“好的,四哥哥,人家以后也要和你做,我们……我们要快乐!人家也要快乐!”

    胤禛一喜,不禁哈哈大笑,当下变出神水给新颜喝下,自此,新颜也成为了胤禛的女人。

    ※※※

    第二日,早朝时分,康熙亲自上朝。

    “大胆太子!”坐到龙椅上的康熙,将一封信扔到太子的眼前,大叫道:“胤礽,你可知罪?!”

    太子吓了一跳,赶忙跪下说道:“皇……皇阿玛,儿臣……儿臣不知……”

    “这封信是你的手下齐世武等人与你私通的密信,你们想为索额图报仇,并杀死朕让你登基,可有此事?!”康熙冷笑道。

    这下,太子和朝堂上的齐世武等为数不多的太子党不禁吓了一大跳,太子党等赶忙站出来,齐声叫道:“臣等冤枉啊!”

    “冤枉?冤枉的话去宗人府喊冤吧!”康熙冷笑一声,然后神色死寂定定瞅着太子,太子被看得满脸惊惶,低垂着头伏在地上纹丝不动。

    然后,康熙慢慢巡视了一圈诸位大臣,最后眼光仍落在了太子身上,他痛心愤怒哀伤地盯了太子,半晌最后一字一顿地沉声道:“胤礽不听教诲,目无法度,朕包容二十多年,他不但不改悔,反而愈演愈烈,实难承祖宗的宏业!”话未完泪已流了下来。底下的大臣赶忙磕头再三奏请:“皇上请三思!”康熙缓缓开始历数胤礽的罪状:

    二十九年,朕在亲征噶尔丹的归途中生了病,十分想念皇太子胤礽,特召他至行宫。胤礽在行宫侍疾时毫无忧色;朕已看出皇太子无忠君爱父之念实属不孝。

    胤礽对其余兄弟残暴,毫无兄弟友爱之情。

    胤礽平时对臣民百姓稍有不从,便任意殴打其,侍从肆意敲诈勒索,仗势欺人,激起公愤。

    ……

    最后,康熙下旨,将太子废除,永远圈禁在宗人府,其家眷交由四阿哥胤禛处置。齐世武等少数太子党集体赐死。

    太子听到判决,不禁身子都软了,自此,太子一党,在朝中轰然逝去。

    胤禛在朝堂之下,不禁冷笑不已,这一切都是他安排的,太子终于完蛋了。

    ※※※

    太子府内。

    一间房间内。

    胤禛看着跪在自己面前的太子妃——石夕婵,不禁嘿嘿一笑。

    石夕婵是胤礽的嫡福晋,今年也就二十五岁,此时的她正是最美丽的时候,相貌娇艳,妩媚动人,该凸的地方凸,该凹的地方凹,整个人明艳动人,让人一看就是喜欢。

    胤禛也已经打听清楚了,这个石夕婵不是个贞洁烈女,和太子的夫妻之情也不是特别好,勾搭上没什么困哪。

    当下,胤禛呵呵一笑,说道:“石夕婵,如今胤礽被圈禁,本王也不跟你废话,你现在有两条路走,第一条,你进宗人府去陪胤礽一辈子;第二,你顺从本王,做本王的女人,本王可以保你荣华富贵,你选哪个?”

    石夕婵不是傻瓜,她和太子的夫妻之情也不算深厚,此时听说只要和胤禛就能保住荣华富贵,哪里还敢不从?赶忙说道:“只要王爷不嫌弃妾身残花败柳之躯,妾身愿意一辈子伺候王爷!”

    “好!那就好!”瘾真大笑着,抱起石夕婵,就朝床边走去。

    ※※※

    大床之上,此时胤禛已经全裸,石夕婵身上也只剩下一件小肚兜和小底裤。

    此时,石夕婵闭着眼睛不敢看胤禛。胤禛嘿嘿一笑,将舔着石夕婵耳轮的舌头,悄悄地栘到她丰润而性感的香唇上面,而且他爱抚着的手掌,也慢慢地移到了肚兜的前面。

    而一直不敢睁开眼睛的石夕婵直到胤禛如小蛇般灵活刁钻的舌头,企图抵进她的双唇之间的时侯,她才如遭电击一般,惊慌万状地闪避着那片火热而贪婪的舌头,但无论她怎么左闪又躲,胤禛的嘴唇还是数度印上了她的檀口,而她因逃避而蠕动的娇躯,也让胤禛轻易地解开了她的肚兜。

    就在石夕婵那对饱满的肉丘蹦跳而出以后,石夕婵才急切地轻呼着说:“噢……不要……王爷……真的不行……啊……快停止……求求你……这太羞人了……”但她不说话还好,她这一开口说话,便让胤禛一直在等待机会的舌头,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钻进了她的檀口,当两片湿热的舌头碰触到的瞬间,只见石夕婵慌乱地张大眼睛,拚命想吐出口中的闯入者,但已征战过不少女性的胤禛岂会让石夕婵如愿?

    他不仅舌尖不断猛探着石夕婵的咽喉,逼得她只好用自己甜美滑腻的香舌去阻挡那强悍的需索,当四片嘴唇紧紧地烙印在一起以后,两片舌头便毫无选择的更加纠缠不清,最后只听房内充满了“滋滋、啧啧”的热吻之声。

    当然,胤禛的双手不会闲着,他一手搂抱着石夕婵柔软软滑的香肩、一手则从丰满浑圆的抚摸而下,越过那片平坦光滑的小腹,毫无阻碍地探进了石夕婵的粉红色性感底裤里,当胤禛的手掌覆盖在隆起的秘丘上时,石夕婵虽然玉体一颤、两腿紧夹,但是并未做出抗拒的举动,而胤禛的大手轻柔地摩挲着石夕婵那一小片卷曲而浓密的芳草地。

    片刻之后,再用他的中指挤入她紧夹的大腿根处轻轻地叩门探关,只见石夕婵胸膛一耸,胤禛的手指头便感觉到了那又湿又黏的春水,不知何时已经溢满了人妻少妇的裤底……

    确定石夕婵已经欲念翻腾的胤禛,放胆地将他的食指伸入石夕婵的幽谷甬道里面,开始轻扣慢挖、缓插细戳起来,尽管石夕婵的双腿不安地越夹越紧,但胤禛的手掌却也越来越湿,他知道打铁趁热的窍门,所以马上低下头去吸吮石夕婵已然硬凸着的珍珠。

    当胤禛含着那粒充血肿胀起来的小肉球时,立刻发现它是那么的敏感和坚硬,胤禛先是温柔地吸啜了一会儿,接着便用牙齿轻佻地咬啮和啃噬。这样一来,只见一直不敢哼出声来的石夕婵再也无法忍受地发出羞耻的呻吟声,她的双手紧紧捂住脸蛋,嘴里则漫哼着说:“哦……噢……天呐……不要这样咬……嗯……喔……轻点……求求你……噢……啊……不要……这么用力呀……喔……噢……涨死我了……呜……噢……天呐……王爷……你叫我怎么办啊……”

    胤禛听到她哀哀求饶的浪叫声,这才满意地松口说道:“我这样咬你的珍珠舒服不舒服爽不爽?要不要我再用力一点?”说着他的手指也加速挖掘着石夕婵的幽谷甬道。

    石夕婵被他挖得两脚曲缩,想逃避的躯体却又被胤禛紧紧侧压住,最后只得一手扳着他的肩头、一手拉着胤禛蠢动着的手腕,呼吸异常急促的说道:“喔……不要……求求你……轻一点……可以……哦……王爷……你赶快停……下来……哦……羞人死了……啊……”但石夕婵不叫停还好,她一叫停,反而更加刺激胤禛想征服她的,他再度埋首在石夕婵雪白柔润的酥胸上面,配合着他手指头在石夕婵ròu洞内的抠挖,嘴巴也轮流在她的两粒樱桃上大含大咬。

    这次攻击展开以后,石夕婵似乎也知道他的厉害,她紧张地两手抓住床上的被单,漂亮的指甲深深地陷入床铺内,随着她体内熊熊燃烧的燎原欲火,她修长的雪白双腿开始急曲缓蹬、辗转难安地左摆右移,俏脸上也露出一付既想抗拒,却又耽溺于享受的妩媚神色,胤禛知道她并不想抗拒,因此连忙把右手从她的性感底裤中抽出来,准备转向去脱掉石夕婵粉红色的底裤。

    当胤禛拉扯着被石夕婵压在美臀下的底裤时,石夕婵也只好配合着,挺腰耸臀,被他一把便将底裤拉到了她的脚踝上,而胤禛眼看石夕婵已经动情,也不再去管那条小底裤,反而开始忙碌地去褪除石夕婵的裙子与肚兜,在石夕婵的配合之下,他轻松地剥光了石夕婵身上的衣物;而胤禛的眼光无意间注意着一件事,他看见石夕婵主动地把缠夹在她是踝上的那条底裤悄悄踢掉,他知道怀里的人妻少妇已经春心勃发春情荡漾无法自制情不自禁了。

    胤禛贪婪地用目光抚摸着石夕婵一丝不挂的诱人胴体,那白里透红、玲珑凹凸的完美肉体,令他由衷地赞赏道:“喔,我的心肝宝贝,你是我这辈子见过长得最美、身材最棒的女人啊。”

    而石夕婵此时更是满脸绯红,用迷蒙的双眼含羞带怯地望着胤禛,终究还是未发一语,只是轻咬着下唇,满面羞窘地把俏脸转了开去。胤禛迅速地翻身而起,脱光身上的衣裤时,石夕婵发出了一声惊讶的轻呼,原来胤禛的胯下之物看起来是那么大一支庞然大物。

    似乎发觉了石夕婵吃惊的表情,胤禛得意地蹲到她的脑袋旁边,将自己那根已勃起约七、八分硬的大巨龙,刻意地垂悬在她的鼻尖上,他拉起石夕婵的小手,把她那只细嫩优雅的柔荑,轻轻地按在自己的巨龙上面,然后握住她的手,带领她帮他打起手枪。

    而石夕婵虽然把脸侧了开去,像是不敢面对眼前的胤禛,但她握住庞然大物的那只小手,却是愈握愈紧,套弄的速度也逐渐加快。

    接下来,胤禛一边欣赏着人妻少妇石夕婵的羞赧表情、一边双手爱抚着她充满弹性的双峰,而石夕婵已经被他释放的那只手,则主动而热烈的帮他着,于是石夕婵手中的庞然大物越来越粗胀,血脉喷张面目狰狞,甚至到达了她无法一手圈握的粗硕程度。

    石夕婵望着胤禛的庞然大物更加还用力套弄了几下,心里忍不住地赞叹道:“噢……好大……真的好大……”

    胤禛知道石夕婵既然已经敢正眼打量他的庞然大物,就表示她已经放下身段,不会再拘泥于是没关系,因此他放心地跨坐在石夕婵身上,把他那根庞然大物置放在石夕婵柔润深邃的乳沟中间,然后缓慢地耸腰扭臀,开始在石夕婵丰满柔软爽滑温暖的中间磨擦起来。而羞羞怯怯的石夕婵也无可奈何地配合着他的,双手开始慢慢地主动挤压和搓揉着自己丰满的双峰,拚命想用自己的两粒大肉球夹住胤禛的粗长的庞然大物,而她那对早巳水汪汪的大眼睛,也大胆地看着那颗不停从她乳沟中穿透而出的紫色龙头。

    眼看端庄羞怯的人妻少妇渐渐变得妩媚动人起来,石夕婵对自己的庞然大物显露出一付兴趣盎然的模样,胤禛更进一步地抬高腰臀,奋力冲刺起来,经过这次角度的调整,他现在只要一往前顶动,他的龙头便会碰撞到石夕婵的下巴。

    石夕婵似乎也很喜欢他这项花招,只见她春情满溢的艳丽脸蛋上笑意越来越浓,而在胤禛的凝视之下,她竟然不知不觉的轻舔着嘴唇,而且还腻声呢喃着说:“哦……好大的龙头……你好强壮喔……王爷……噢……你真的好壮……”

    胤禛紧盯着石夕婵的双眸坏笑道:“告诉我,你喜不喜欢我的大ròu棒?”

    石夕婵瞟了那根紫涨的庞然大物一眼,便不好意思地把眼光转向旁边,但她虽未回答,却又不自觉地再度舔着猩红湿润的樱唇。

    这看似自然的动作,落在经验老到的胤禛眼中,马上知道石夕婵的幽谷甬道里面必然已经春水潺潺,只是他并不想现在就大快朵颐,所以他往前移动身体,同时把石夕婵的双手压在膝盖下面,形成他硬挺的庞然大物就贴在美人的鼻尖上,而石夕婵娇艳的脸蛋也被夹在他跪立的双腿之间。

    然后胤禛握住自己的庞然大物,先是用龙头轻轻磨擦和点触着石夕婵的下巴和脸颊,直到石夕婵又窘又急地摇摆着脑袋,一付受不了被他折磨的模样时,他才把他的龙头静止在石夕婵的鼻孔下方。

    石夕婵似乎也闻到庞然大物所散发出来的浓郁味道,她偏着头想闪避,但胤禛双腿一夹,她的臻首便被固定在胤禛的囊袋下方;这时候无处躲藏的石夕婵,水汪汪的大眼睛中露出一股火辣辣的灼热光芒,大胆地凝视着胤禛色眯眯的双眼。

    胤禛这时握着他的庞然大物,一面拍打着石夕婵的脸颊、一面吩咐她说:“张开你的嘴巴,把我的龙头含进嘴里,快!我要你帮我吹喇叭。”

    但石夕婵却辛苦地摇着脑袋说:“噢……要……王爷……我不会吹……啦……哦……不要嘛……我真的不会这个啦……”一听石夕婵从来没有过,胤禛心里更是大乐。

    “我的这个和你的太子夫君比起来,哪个的更大啊?”此刻胤禛并不着急,他依旧慢条斯理,握着庞然大物轻拍着石夕婵那吹弹得破的细嫩双颊,片刻之后,他才开始将龙头紧抵在她的嘴唇上,试着想要顶人石夕婵的口中,但人妻少妇石夕婵却是拚命地摇头挣扎,牙关紧锁,说什么也不肯让胤禛的龙头闯入。

    胤禛除了左冲右突,不断企图闯关之外,嘴里也持续地哄着温月芹说:“快张开嘴巴,帮我把龙头好好地含一含。”然而,石夕婵还是不肯就范,她水亮的双眸半开半阖,脸上的表情既娇憨而羞赧,似乎明白自己虽然在劫难逃,但却不想轻易投降一般。

    “快点吧,保证你尝一次后爱不释手食髓知味了。”胸有成竹的胤禛好像也乐于和自己胯下的人妻少妇石夕婵继续玩这种极度挑逗的攻防游戏,他开始改变战略,不再胡乱朝着石夕婵的双唇冲刺,而是利用他狰狞而坚硬的龙头,上下左右的刮刷起石夕婵那两片红润而性感的香唇,这样玩弄了一阵子以后,他干脆伸出左手拨开石夕婵的双唇,好让他的龙头能够直接碰触到那两排雪白的贝齿,石夕婵逃无可逃地合上眼帘,任凭他用龙头帮她勤快地刷起牙来。

    不过石夕婵的牙门还是不曾松开,而胤禛在用龙头刷了二、三分钟的贝齿之后,也逐渐失去了耐心,他忽然用左手捏住石夕婵的鼻翼,石夕婵吓得睁开眼睛,就在那不经意的刹那间,她本能地想开口说话,但她才一张开檀口,胤禛那等待多时的龙头便想趁虚而入。

    而就在他的龙头要猛插而入的瞬间,石夕婵也倏然警觉到了他的意图,她急促地想要闭上嘴巴,只是业已插入一半的龙头,让她已经来不及完全把它抵挡住。

    就在她堪堪把它阻绝在口腔外的电光石火间,她湿热而滑腻的舌尖,业已难以避免地接触到那热腾腾的龙头,石夕婵当场羞得香舌猛缩、俏脸急偏。但她这一闪躲,反而让自己柔软滑腻的舌尖意外地扫到胤禛的马眼,而这迅雷不及掩耳的一次舔舐,叫胤禛是爽得连脊椎骨都酥了开来,只听他畅快地长哼了一声说:“喔……噢……真爽……对……就是这样……快……再帮我那样舔一次……”

    石夕婵此时浑身滚烫、芳心颤动,红噗噗的俏脸上也不知是喜还悲的表情,她根本不敢接腔、也不敢去看胤禛的脸。

    此刻的胤禛在等不到石夕婵的反应之后,便再度捏紧她的鼻翼,同时急着要把龙头挤进她的樱桃小口里,起初石夕婵还可以勉强撑持,但那越来越紧迫的窒息感,逼得她不得不张开樱桃小口呼吸,尽管她刻地只把樱桃小口张开一条缝隙,但虎视眈眈的胤禛却一再的使用窒息法,让她无奈地把樱桃小口越张越开。

    当石夕婵终于再也忍不住地大口喘气时,胤禛的龙头便也如愿地插入她的樱桃小口里,虽然石夕婵连忙咬住它的前端,但已有超过三分之一的龙头成功闯入,石夕婵两排洁白的贝齿间,咬着一个硕大而紫黑的龙头,那模样显得无比妖艳而且淫荡绝伦。

    一时之间,胤禛也看呆了,他松开左手,爱抚着石夕婵的脸颊和额头说:“宝贝,听话,慢慢地把它整个吃进去。”

    石夕婵凝视着他好一会儿之后,才稍微放松牙关,让他的龙头又硬生生地挤进一点,而且,她故意用力咬下去,似乎想把那可恶的龙头一口咬断,而胤禛虽然痛得呲牙咧嘴,但却忍着疼痛,执拗地握着庞然大物继续往前挺进,不过石夕婵也深深地咬住龙头,硬是不肯再让他越雷池一步。

    “你就可怜可怜我吧。”就这样两人四眼对望,似乎都想看进彼此的灵魂深处,僵持了片刻之后,还是石夕婵先软化了下来,她牙门缓缓地放松,让胤禛的龙头又深入了一些,然后她垂下眼帘,开始用舌头轻舔着她咬在口腔里的部份。

    胤禛再度发出了痛快的哼声,他低头欣赏着石夕婵第一次帮自己的表情,心中忍不住狂喜的赞叹道:“喔,你真美,宝贝,本王喜欢你这样子。”

    石夕婵抬起眼帘幽怨地看了他一眼,然后忽然牙门一松,轻易地让胤禛的整个龙头滑进了嘴里,那粗大的巨龙冲撞在口腔内,使人妻少妇石夕婵漂亮的脸蛋都有点变形,她辛苦地含住龙头吸啜,灵活的舌头也忙碌地乱抵乱舐,全心全意地想要取悦胤禛。当胤禛开始缓慢地起她的嘴巴时,石夕婵发出了一连串咿晤相闷哼声,那听起来像是异常痛苦的呻吟,恰好与她甘美的神情形成诡异的对比;胤禛腰一沉,已经准备好让石夕婵尝试一插到底、全根尽入的深喉咙游戏。胤禛试探着将他的龙头顶进石夕婵的喉管,但是每次只要他一顶到喉咙的入口,人妻少妇石夕婵便发出难过不堪的叫声,使他也不敢过于燥进,以免顶伤了石夕婵的喉头。

    不过胤禛又不肯放弃这种龙头深入喉管的超级享受,因此,他虽然动作尽量温和,但那硕大而有力的龙头,随着一次比一次更强悍的逼迫和抢进,终于还是在石夕婵柳眉紧皱、神情凄苦的挣扎中,硬生生地挤入了人妻少妇石夕婵那可怜的咽喉。

    虽然只是塞进了半颗龙头,但喉咙那份像被撑裂开来的剧痛、以及那种火辣辣的灼热感已经让石夕婵疼得溢出了眼泪,她发出“唔唔”的哀告声,剧烈地摇摆着臻首想要逃开,只是胤禛却在此时又是猛烈一顶,无情地将他的龙头整个撞入了人妻少妇石夕婵的喉管里。

    就像突然被人在胸口捅了一刀般,石夕婵痛得浑身发颤、四肢乱踢乱打,倏地睁大眼睛,充满了惊慌和恐惧的神色,但正在欣赏着她脸上表情变幻不定的胤禛嘴角悄然地浮出一丝残忍的诡笑。

    胤禛轻缓地把龙头退出一点点,就在石夕婵以为他就要拔出庞然大物,让她能够好地喘口气时,不料胤禛却是以退为进,他再次挺腰猛冲,差点就把整根庞然大物全干进了人妻少妇石夕婵的性感小嘴内,胤禛看着自己湿漉漉的庞然大物大约只剩一寸露在外面,知道这大概是石夕婵所能承受的极限,所以他并未再硬插硬顶,只是静静地俯视着两眼开始翻白、鼻翼迅速地不停歙张,浑身神经紧绷的人妻少妇俏美人石夕婵,那副即将窒息而亡的可怜模样,而石夕婵一直往上吊的双眼,也证明她已经濒临断气的边缘。

    看到这里,胤禛才满意地抽出他硬梆梆的庞然大物,当龙头脱离那紧箍着它的喉管时,那强烈的磨擦感让胤禛大叫道:“噢,真爽!”胤禛才刚站起身躯,喉咙被龙头塞住的石夕婵,在咽喉重新灌入新鲜空气的瞬间,整个人被呛得猛咳不止,那剧烈的咳嗽和急迫的呼吸,持续了好一阵子之后才慢慢平息。

    而胤禛看着娇躯曲卷,呛得泪流满面,还在大口、大口喘着气的石夕婵,冰冷而残酷的说道:“站起来,跪到我前面,帮我好好的吹。”根本还未恢复过来的石夕婵在手忙脚乱的慌张情绪中,不知何时已被胤禛扯住她的长发,像个性俘虏般的跪立在他面前,她羞赧的眼眸畏缩地想要避开那怒不可遏的龙头,但被胤禛紧紧压制住的脑袋,却叫她丝毫无法闪躲或避开。

    她先是面红耳赤地看了眼前的紫红色龙头一眼,然后终于认命地张开她性感的双唇,轻轻地含住龙头的前端部份,过了几秒钟之后,她才又含进更多的部份,但她又似乎凛于它的雄壮与威武,并不敢将整根庞然大物完全吃进嘴里,而是含着大约二分之一的庞然大物,抬头仰望着胤禛兴奋的脸孔,好像在等待着他下一步的指示。

    胤禛一看这个色尤物,此时眼中所流露出的那种乖顺与驯服,立刻信心百倍地命令她说:“把舌头伸出来帮我整根巨龙全部舔一次,知道吗?每个地方都要舔到才算数。”

    正如胤禛所判断的,跪立在他面前的美丽人妻少妇石夕婵,虽然涨红着娇靥,但却乖巧而轻柔地吐出含在口中的肉块,开始仔细而用心地由他的马眼舔起、接着热烈地舔遍整具庞然大物。
高速文字首发 本站域名 www.haxwx5.com 手机同步阅读 wap.haxwx5.com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