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少年天才 第2469章 官大一级压死人

高速文字首发 本站域名 www.haxwx5.com 手机同步阅读 wap.haxwx5.com
    第2469章官大一级压死人

    在金莹彤的盛情以及死拉活拽之下,叶微只能跟着他一起去点歌。

    叶微会出现在这个场合,完全就是金莹彤的功劳,要不是金莹彤一再苦劝,叶微是不会来的。

    在今天晚上的场合,叶微认识的人也没有比陈康杰多多少,如果说多的话,也就是多认识了一个冷勇。

    “你是不是有点瞧不起我?”在金莹彤和叶微去点歌之后,高杰手中拿着一瓶啤酒往陈康杰的位置靠近了一些。

    “怎么那么问?”陈康杰瞥了高杰一眼。

    “呵呵,明知故问,难道你就真的看不出来吗?”高杰苦笑着摇了摇头道。

    随即高杰猛灌了一大口啤酒。

    “我真不知道你在说什么,什么看得出来看不出来的呀,难不成这么快你就醉了?”陈康杰打开一罐雪碧,啜了一口。

    “你真当我是在说醉话吗?你的这种刻意的调侃奚落,只能更加印证了你心里面是鄙视我的。”高杰又灌了一口酒。

    “一个人被鄙视,那他身上一定有应该被鄙视的行为或者东西,你自己觉得你如何?”陈康杰一仰身,靠在沙发的靠背上,叹了一口气道。

    “我当然知道我是什么样的人,最开始我是打算要追求叶微的,可是......”高杰似乎想要找陈康杰倾诉一下衷肠,但是呢,有些话又难以正常的说出来。

    “可是什么,可是有人跳出来阻挡了你,而那个人就是今晚PARTY的主角,那个研究生院的院长冷勇,对吗?”陈康杰轻松的接了高杰的话。

    高杰目瞪口呆的盯着陈康杰,诧异得就像是看到一个怪我。

    “那么盯着我干什么?我脸上有花还是我说错了什么?”

    “不是,都没有,我只是觉得不可思议,你怎么会知道得那么清楚,好长一段时间,你几乎都是不在学校的啊。”高杰变得有些落寞的说道。

    “你刚刚明明说我应该知道,被我猜对了,你又觉得不可思议,我都不知道我是该知道还是不该知道了。”

    “该不该你都知道了。”高杰沮丧的说了一句。

    “那你是不是该给我解释一下,为什么会变成这样了?我就纳闷,你老子怎么说也是省部级领导,你怎么就服软了呢?这不应该是你这位公子哥的一贯风格才对啊。”陈康杰翘着腿,好整以暇的打量着高杰问道。

    “哎,省部级领导和省部级领导之间也是有区别的,你知道吗?那个冷勇也是南湖来的。”

    “你不说我又怎么会知道呢,冷勇也是南湖来的......我有点明白了,他爸爸是你爸爸的领导?我想想.......冷勇的老爹是省委副书记,省长冷长傲?”对一般的官场人物陈康杰不认识,但是因为生意以及家里人的关系,对不少的高级领导干部陈康杰还是能做到心中有数的。

    何况南湖与黔州是邻省,两地的来往和交流也算比较密切,冷长傲现在是担任省长的第三个年头,去年他还曾经到黔州来做交流学习。据说,他今年内会接班成为省委书记。

    别说冷长傲极有可能会接位为南湖的一哥,就算不是,政府一把手的权威,也比高杰的老子,一哥普通的副省长要强得多。

    本来老子是老子,儿子是儿子,应该是两不相干的。可是在我们目前的社会环境下,互相之间的关系又怎么能够做到清清爽爽,干干净净呢?

    冷勇的老子能够压制高杰的老爹,那相应的,同在一所学校里面的两人,高杰被冷勇压制也似乎是顺理成章的了。况且人家冷勇还是研究生院的学生会主席,而高杰就是平头百姓一个,更加不占优势了。

    高杰再一次惊诧的凝视着陈康杰,他很难想象,就那么一句提示,陈康杰就能够说出冷勇他老子的职位和名字,这是一个何等妖孽的人。他到底是学生还是已经到中组部工作了,怎么会那么清清楚楚。

    “你能不能自然一点,别搞得那么大惊小怪,南湖那边的省领导,姓冷的就只有一个,多看点新闻就可以知道的,怎么搞得像是多大的机密一样。”陈康杰对高杰动不动就“震惊”一下实在是有些无语。

    “可是一般人并不会看外省的新闻,陈文,你家里也是体制内的吧?或者职位也不低,要不然你不会有这样的素养,也能长期的不呆在学校。”高杰也不是个完全的笨蛋,他也一样的会举一反三的思考。

    “你的联想很丰富,只是用错的地方。”陈康杰根本不接高杰的话,更不会向他透露什么,轻轻的一句话就带过去了,“不过,就算他老爹是冷长傲,那也是一码归一码的啊,你老子要听他老子的,难道你也要听他儿子的吗?这样的逻辑怎么听都怎么觉得怪,你不觉得吗?”

    “你以为我想吗?我也不想好不好,我那也不是没办法嘛。”高杰揉了揉脑袋说道,显得很不甘和苦恼。

    “那是什么因素呢?这点我倒是蛮好奇的,他老爹总不能给你打电话吧,难道你老子能给你下命令叫你听那个冷勇的?”陈康杰显出很感兴趣的样子。

    “我怎么觉得你有点幸灾乐祸呢?”高杰皱了皱眉。

    “呵呵,有吗?如果你觉得我幸灾乐祸的话,那你爱说不说,对这些鸡毛蒜皮的闲事,我听不听都无所谓。”陈康杰轻笑道。

    明摆着的,陈康杰就是幸灾乐祸,而且还笑得不加遮掩。

    面对着这样一个陈康杰,高杰还真的是没有一点脾气。话题是他自己主动挑起来的,可是主动权却从一开始就不在高杰的手里。

    直白一点说,陈康杰就是拿准了高杰想要找个人倾诉一番,吐露心声的心态。

    一个本来骄傲的人,面子却被驳得体无完肤,要是不找个人倾诉一下,闷在心里,的的确确会十分难受。

    除了陈康杰之外,高杰按理说也可以找其他人讲诉自己的苦闷,可是却不行,他怎么都还要顾及面子。比如他能找金莹彤说吗?那岂不是会让金莹彤更加瞧不起他吗?他能告诉叶微?也不行,叶微不会听,听了也不可能会对他产生好感,其他的同学朋友也大概差不多。

    剩下的也就只有陈康杰了,反正高杰在陈康杰的面前也从来都没有拥有面子和尊严过,历来都是被他打击的对象。另外就是陈康杰常年不在学校,就算知道了,对高杰的影响也不大。

    何况,接触了几次之后,高杰也看得出来,陈康杰并不是那种八卦的人,不是那种会拿别人的出糗到处宣扬的人。

    “好吧,我说,不说出来,堵在我的心里面的确不好受,我已经憋闷好长一段时间了......”沉思犹豫了一下,高杰最终还是败下阵来,打算在陈康杰的面前吐漏心声。

    这时候又有人在唱歌,为了自己的隐秘不被其他人给听见,高杰又往陈康杰的身边靠了靠,两人几乎就挨在一起,看起来他们就像是亲密无间的好朋友。

    “之前冷长傲率团到黔州来做友好交流访问,那一次,我爸爸也跟随一起来。晚上休息的时候,冷勇在筑城上学,也就去看望他老子,我爸爸也正好叫我去他住的酒店聊一聊。后来,大家就在酒店里面碰到了,在冷长傲的建议下,我们就坐到了一起......”

    “得知我也在工商大学读书,冷长傲就故意说了几次让我与冷勇互相帮助,实际上哪里是什么互相帮助了,傻子都听得出来,无非就是让我听冷勇的,协助冷勇。而我爸爸后来也专门对我进行叮嘱,要我一定要和冷勇处理好关系,最好是可以拉近距离......”

    “这里面也是有原因的,我爸爸只是一个普通的副省长,可是我爸爸一直在争取能够进入常委,这就需要冷长傲的帮助。或许冷长傲并不能扶我爸爸成为常委,可是他却是有能力阻止的,要是他歪歪嘴,随便说点我父亲的坏话,期望就有可能会泡汤。在这样的局面下,为了家父的仕途着想,我就只能忍痛割爱,低声下气的生活了。冷长傲那个人外人看起来他很有风度,实际上,那个人心胸狭窄,小肚鸡肠。如果我和冷勇对着干,有些事情别人做不出的他却是做得出来........”

    “看不出来呀,你还是一个孝子,只是为了你爸爸,你的牺牲有些大啊,呵呵,连自己的爱情都不要了,是有点了不起。”陈康杰的话听起来像是吹捧,可是又像是奚落。

    “话也不能完全这么说,叶微是不可能会接受我的,我尝试和试探过,她对于谈恋爱似乎很排斥,不仅仅是我,其他人也在她的面前常常撞壁。”

    “所以你就将枪口对准了那个金莹彤?还别说,那丫头也是很有吸引力的,只是看起来你好像很难拿下她啊。”陈康杰说道。

    “拿不拿得下,我根本就是无所谓,对那个金莹彤,我用情没有看起来的那么深,说白一点,就是表现给冷勇看的.......”冷勇自嘲的笑了笑道,随即又拿起酒瓶子来灌了一口啤酒。
高速文字首发 本站域名 www.haxwx5.com 手机同步阅读 wap.haxwx5.com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