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90节 恶人恶

高速文字首发 本站域名 www.haxwx5.com 手机同步阅读 wap.haxwx5.com
    方进石听了感叹道:“大宋官军何时能把抢功劳的劲头用在冲锋陷阵上,必定会战无不胜攻无不克的了。”

    李孝忠久在军中,当然也是知道这些事,就插了句嘴道:“军中几百年来都是如此,积重难返,想要改变这些谈何容易。”

    方进石想想当初自己也是被憋屈的让人抢去了功劳,十分认同李孝忠的话,叹了一口气道:“西北诸军都是如此,更何况别的地方驻军了,对了,谢亮谢大总管怎么说的?”

    邵兴道:“谢总管隔三差五派兵去会盟山附近搅扰几天,做做剿灭的样子。”

    方进石听了哈哈一笑道:“怪不得他不让张大哥急于招安了,没了会盟山上这伙强盗,他谢大总管拿什么理由去向朝廷要钱要粮?西夏不好打,金国打不得,会盟山和杀虎山上的强盗,反倒成了官军的衣食父母了,剿不得,灭不得。”

    李孝忠望了望邵兴道:“老弟身在千里之外,却把局势内因洞察秋毫,佩服佩服,不过谢大总管难道不怕张头领反悔不再接受招安了么?”

    方进石道:“李大哥是在出题让我做答了么,那我就试着猜测一下,邵晋卿在我走时,和涂高芝一起驻守柔服县城,此时他如此有闲暇时间来这江南之地,那多半是因为他是会盟山招安过去的。”

    李孝忠一拍自己的大腿道:“真是服了你了,这都能想的到。”

    邵兴在一边微笑了道:“这个算得了什么,方头领当时领着一千人马前去虎狼之地云内州府解救会盟山的兄弟,不仅让猛虎吞下去的食物乖乖吐了出来,还在老虎嘴里拔了牙,抢了一个柔服县城,那才叫精彩绝伦呢。”

    一般别人称赞自己,方进石是不会谦虚的,不过在李孝忠面前,他还是不好意思太厚了脸皮自夸,就道:“其实也不是那么回事,运气太好了而已,会盟山的兄弟也信任我。”

    邵兴道:“你离开了柔服县城,赵良田兴他们还打听着你去了何处,无论是会盟山上的兄弟,还是洪水营的官军,大家都服你统管,跟着你心情畅快不憋屈,听说你做了商贾,都惋惜不已呢。”

    方进石唉了一下道:“我也怀念和兄弟们一起意气风发豪情万丈的日子呢,只是老了老了,解甲归田安逸就下来,就没有那个雄心了。”他说“老了老了解甲归田”的时候,黄金绵在一边忍不住掩嘴偷笑,李孝忠更是笑了道:“你若是都称自己老了,那我不是天天会被别人问尚能饭否?”

    邵兴笑后道:“谢大总管让我等会盟山的兄弟从柔服县城换防下来,拨给凤翔军麾下,陈麓君也给带了一帮会盟山的弟兄去了曲端的泾原军,会盟山上不足两千人马,谢大总管才不怕张大哥反悔呢,我也乐的清闲自在,就告假来江南看看风景。”

    方进石笑了道:“你们赶的也是真巧,我今日摆喜酒宴,你们就赶到了,怪不得早上喜鹊在叫呢,方才那些事其实都算不得真本事,我最大的本事还是和张大哥做了连襟兄弟,讨了张大嫂的妹妹做……”他说到这里忽然住口不说,转头看了站在他身后的黄金绵道:“我说错了么?你就是再拧我不让我说,这也是事实。”原来黄金绵听他嘴上没个把门的,就暗地里在他腰间拧了一下不让他说。

    李孝忠邵兴一起哈哈大笑,黄金绵假装气恼转身走到里屋,方进石道:“她最近脾气变得好多了,知道讲理了,李大哥,我有个东西给你过过目。”

    他走近里屋,黄金绵看他进来,低语道:“你也真是的,就不能留点颜面给我。”

    方进石道:“说一下这个怕个什么,不要生气了。”他搂过黄金绵在她脸上亲了一亲,拿了床底下一个白布袋子出去,黄金绵给他这一抱一亲,再也没有了脾气。

    方进石拿了白布袋子出了里屋,放在外面李孝忠邵兴面前的桌面上道:“李大哥,你看看这个斧头如何?”

    李孝忠伸手取过,把白布袋子扯掉,拿起里面的那把波斯穿刺斧细看,他掂了掂份量,用手指试了试刃口,把玩了一下道:“好刃口。”

    方进石道:“这个是波斯的穿刺斧,是今日一起饮酒的那个波斯王子送给我的,李大哥,你久在军中,这斧头若是配备给军士上阵杀敌,你看效用如何?”

    李孝忠却是皱了眉头道:“这斧头虽利,给农夫砍柴用,或是木匠做木活来用还算凑活,上阵打仗却是废铁,无人想用。”

    方进石大奇道:“它不是锋利么?”

    李孝忠解释道:“锋利是锋利,只是它小了点,只能近处进攻不能及远,两军对战,兵器长者有利,大宋官军士气不如金国辽国人,兵器一短,就自胆寒,未战就先败了。”

    方进石听了李孝忠的解释,不禁气馁,他原以为这波斯穿刺斧锋利,可以在军中大有作为呢,波斯人强悍,对手的战术阵型也比大宋中原人落后的多,穿刺斧和波斯弯刀有用武之地,到了中原大地,使用者和对手完全不一样,优势就变成了劣势了。

    他又和李孝忠邵兴聊了一会儿,送二人去客栈休息,李孝忠邵兴买药材和探亲访友都需要逗留数日,一时也不会离开平江府。

    夜色深沉,四周终于安静了下来,方进石在房中深深的伸个懒腰后对黄金绵道:“好累好累,原来只是请了几个生意场面的朋友,谁知道也喝到这么晚了。”

    黄金绵道:“累了就早些歇息了。”

    方进石搂过她坐在床沿边上道:“虽然说今日是摆酒娶个小妾,但总也算得洞房花烛夜,再累也不能早早歇息。”

    黄金绵钻在他怀里扑倒他,嘻嘻笑了道:“你不是早就洞房花烛夜了么。”

    方进石一拍自己脑袋,装着疑惑的样子道:“我怎么不记得了……你记得么?”

    黄金绵吃吃笑着道:“我,我好像也不记得了……”说着话已经把手伸进他衣服下面的腰间,二人正在情意绵绵的缠绵嬉闹,外面有下人道:“方官人,外面有客人来访。”

    黄金绵低语道:“有人找你。”

    方进石有点怒了道:“胭脂马将得骑,天王老子来了我也不见。”

    黄金绵轻锤了他一下,因为这个话粗俗了一点,然后她道:“这么晚了有人来拜访,不是重要的事就是重要的人,莫要误了正事。”

    方进石叹了一口气,抱着她又亲了一口,才整理一下衣服下床来,黄金绵微笑着道:“快去快回。”

    方进石出了自己住的正屋,到了前院的客房,只见烛光之下,二个人坐在桌前一边喝茶一边等他,方进石一进来,右首那人就道:“方公子别来无恙。”

    方进石细看之下,此人四十岁上下,一张长脸看上去就有点阴狠,他虽然笑着说话,但总给人一种笑里藏刀的感觉,他竟然是万俟卨。

    旁边那个人是平江府通判蔡盎,上次方进石和史浩一起去拜会过蔡盎,也提起过这万俟卨不久之后就要从利州路提刑司知事,升迁到淮东路提点刑狱司正堂,从五品官升了一级升到四品,皆是他攀上了当朝蔡相蔡攸。

    方进石虽然特别不喜欢这个人,但是也装作欢喜的样子疾步走了过来道:“万俟知事好久不见,听说升迁到了淮东,当真可喜可贺啊。”

    万俟卨道:“方公子实在是太客气了,一个小小的四品提刑官,在方公子这里又算得了什么,今天刚刚到这平江府城,就听说方公子纳妾大宴宾朋,虽然得知消息已晚,但是再晚也要过来讨杯喜酒喝,就让蔡别驾陪着一起来了,来的太晚,恕罪恕罪。”

    这万俟卨果然是官面上混的,说话四平八稳,方进石道:“那好,我这就安排重新开宴,二位稍等。”

    万俟卨忙道:“既然太晚了,就不用麻烦了,就以茶代酒也就是了吧。”

    方进石再和二人客气一番,叫人送上点心,重新泡上上好的茶水,三人又随意说了一些别的闲话,万俟卨道:“郓王爷赵三哥派方公子来淮东做买卖,不知道进展如何?”

    方进石笑道:“一切还算顺利。”

    “是么?”万俟卨眯着眼睛道:“我此次来时,问蔡相公有何示下,他反问我,查察民情刑狱,提点冤狱和赵三哥的四海商号生意何为重,何为轻?这个我自然知道的。”

    方进石道:“万俟提刑是个明白人。”

    万俟卨道:“方公子更是个明白人,名义上四海商号是驸马府和郓王府两家所有,只是,方公子在四海商号不能一手遮天,赵三哥满意不满意我不知道,可是下官知道,蔡相公一定是不高兴。”

    方进石道:“赵三哥好像也不会满意,只是,事情也并非如此简单容易。”

    万俟卨道:“不容易,是因为蔡孟阻在路上,此人狡猾沉稳,老于算计,方公子万望小心谨慎,三思而后行。”

    方进石呵呵笑了一笑,没有接他的话,给自己茶杯续了一些水,万俟卨望望他然后道:“方公子可知道蔡孟的底细?”

    方进石道:“听说他是蔡驸马从巴蜀那里调用过来的,其他的不知道了。”

    万俟卨道:“在下来这里上任之前,在利州路为官八年,经手过一些案子,和蔡孟打过几次交道。”这利州路也是巴蜀的一个州府,万俟卨说这个话时,又把眼睛眯了起来,方进石觉得有意思起来,这万俟卨竟然以前是和蔡孟认识,听他口气,二人竟然有些过节。

    以万俟卨之小肚鸡肠和阴损,他又有比蔡驸马更硬的靠山,蔡孟估计也会头痛。

    方进石和万俟卨、蔡盎深谈许久,送二人离开,已经深夜,他一拍脑袋:谈了这么久,胭脂马一定生气了,怎生哄哄才好?
高速文字首发 本站域名 www.haxwx5.com 手机同步阅读 wap.haxwx5.com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