挑逗腼腆处男

高速文字首发 本站域名 www.haxwx5.com 手机同步阅读 wap.haxwx5.com
    挑逗腼腆处男

    大婶看到我在镇子上开间化肥农药店,生意好像还不错,也动起了做生意的念头,她思来想去了大半个月,终于确定买一个冰柜,从我这里拉电出去,卖些雪糕豆腐花龟苓膏什么的,到了赶圩日,人来人往,居然也能赚一百几十块一天,大婶高兴坏了,笑得合不拢嘴,后来,大婶干脆让两个孩子寄宿在学校,然后将家里的猪卖了,在镇子里面租了一间便宜房间,有家也不回,专职在街上摆起摊子来。

    有时候,大婶嫌一个人在出租屋里面睡觉寂寞,夜晚也拉我过去陪她睡,我们两个情同姐妹,夜间絮絮叨叨,你问我答,无话不谈,有时候大婶装疯卖傻,专门说自己偷汉子的那些风流韵事,勾动我的春心,害得我一张俏脸,红了又白,白了又红,却充满了向往和好奇,原来食色性也,和男人滚床单也可以像吃饭喝水一样随意、平常。

    后来,大婶隔壁的出租屋来了一个卖柚子的大叔,叫坤叔,他是福建人,老婆在家里种柚子,他一个人把柚子拉来我们这里卖。

    大婶跟坤叔一拍即合,很快就混熟了,他们两个像夫妻一样双宿双飞,渐渐的便跟我疏远起来,有几次我忍不住寂寞想去找大婶聊天,刚刚走近她的出租屋,便听到里面传出来销魂的呻吟声,凑近门缝往里面一看,见到大婶和坤叔脱得光光的抱在一起,大婶的一双大腿高高的翘起挂在坤叔腰上,坤叔的两瓣大白屁股,有力地一收一放,在大婶体内进进出出,发出啪啪响声,两个人快活得像神仙一样。

    我在外面看得全身发热,血脉贲张,心里又是怨恨又是羡慕,怨恨的是大婶有了男人就忘记了我,羡慕的是大婶从此夜夜笙歌,每天晚上都有男人陪伴享受,小日子过得不知道有多么销魂快乐。

    不知道是因为工作突然忙起来的原因,还是火生玩厌我了,他来找我的频率越来越低了,有时候一个月才来两三次,有时候一次都不来,我觉得自己越来越寂寞,越来越孤单,好像被全世界抛弃了。

    有一天,收市了,天空渐渐的黑下来,大婶打电话过来叫我过去摸麻将,我说:“算了吧,我不过去了,免得打搅你们两个。”

    大婶笑着说:“你不过来怎么行啊?坤叔的侄子刚刚高中毕业,从学校里出来跟坤叔卖柚子学做生意,三缺一,你不过来怎么行啊?”

    盛情难却,没办法,我回头跟大牛说一声,冲了凉一个人走去大婶那里摸麻将。

    大婶的出租屋在镇子边的村庄里面,离我的店还有一段距离,要走进一个巷子里,东转西弯才到。

    大婶他们已经在出租屋里面坐好位置等我了,我到了后他们抬起头看我,我和坤叔的侄子对了一下眼,心里想:“这个小青年,长得真是帅。”

    帅哥十七八岁的样子,白皙的皮肤,明亮乌黑的眼睛,鼻子英挺,嘴唇的弧角相当完美,似乎随时都带着笑容。他的身材欣长而优雅,穿着一件横纹t恤,一条蓝色牛仔裤。

    在我看着帅哥的时候帅哥也看着我,当时我上身紧身吊带,下身迷你小裙,露出雪白大腿,一对高跟凉鞋,头发柔而不乱,一缕缕的贴在饱满高挺的胸脯上,非常迷人性感。

    坤叔和大婶看着我们两个,转过脸来相视一笑,好像领会到了什么秘密似的。

    “这是我侄子坚弟,长得帅吧。”坤叔给我做介绍。

    我说:“帅啊。”,面向坚弟点了点头。

    “巧云姐好。”坚弟站起来说,看来他们已经在我未来之前介绍给他认识了。

    四个人坐成一圈开始摸麻将,坤叔从胸口的袋子里拿出一包烟,递了一支给坚弟,坚弟文静地笑着,摆摆手说不抽烟,坤叔说:“不抽烟好啊。”把烟放在麻将桌上,自己点上一支放进嘴里,一边吞云吐雾一边摸麻将。”

    我和坚弟摸麻将都不是很熟练,不过大家都是闹着玩的,打得非常小,一块几毛钱,就算是输一个晚上也是十几二十块。

    大婶的麻将桌是新买的,凳子却全部是矮小的板凳,我半蹲半坐着,鼓鼓涨的胸脯刚刚好压在麻将桌旁,在白色的电烛光中散发出迷人的光晕,我发现坚弟面红耳赤的,忍不住偷偷瞄我的胸脯,有时候坤叔也忍不住,停下来盯着我的胸脯看,被大婶发觉了,就使劲扭着他的耳朵转过头去,我和坚弟看着便忍不住偷笑起来。

    快乐是时间总是过得这样快,转眼月亮高升,到了十点半,应该回去了,否则大牛会担心的。

    大家摸最后一圈,整个晚上我不输不赢,大婶和坚弟每人输了十几块,坤叔一个人赢了将近三十块。

    大婶在收拾麻将,坤叔说:“坚弟,夜了,你送送巧云回去吧。”

    “嗯。”坚弟听话的回应。

    我和坚弟并肩走在回家的路上,夜色如水,月亮轻柔地照着,凉爽的风迎面吹来。

    好浪漫啊,我突然渴望坚弟能够拉着我的手,两个人像是情人一样在月光下散步,我转头望向坚弟,他非常腼腆,我们两个人孤男寡女一起走路,他居然有点害羞,低着头不敢看我。

    火生已经很久没有来看我了,大牛又不行,这段时间我觉得好空虚寂寞啊,好想有个人安慰,特别是刚才又在麻将桌上看见大婶跟大叔两个人郎情妾意、动手动脚,我更加觉得寂寞难耐,心里想:既然连大婶这样的都能够找到一个男人对她服服帖帖形影不离,为什么我就不行呢?总是这么寂寞难耐!

    “你,有十八岁了吧?”我打破沉默说。

    “十九了,今年刚刚好高中毕业。”坚弟回答说。

    “有女朋友了吗?”

    “哪能这么快啊?我才读书毕业。”

    “有多快啊?现在许多男孩子,小学未毕业就谈恋爱了。”

    “哪里有,从小到大,我连女孩子的手都没有摸过呢。”

    坚弟说着,脸蛋害羞地红了起来,看着他可爱的样子,我忍不住笑了起来说:“你不是装纯吧,千万不要告诉我,你还是一个处男哦。”

    坚弟不好意思的说:“不瞒你说,我还真的是一个处男。”

    我的情绪被挑逗起来了,大笑着说:“真的吗?可惜我不相信。”

    坚弟问:“你不相信?为什么呢?”

    我说:“现在的社会,都说处女灭绝了,想要处女只有幼儿园里面还有,既然没有了处女,哪里来的处男呢?”

    听到我这样说,坚弟显得有点急了,红着脖子问:“我真的还是一个处男,要怎么样你才肯相信呢?”

    我笑着说:“要让我相信,除非你让我试过了!”
高速文字首发 本站域名 www.haxwx5.com 手机同步阅读 wap.haxwx5.com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