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廊妹

高速文字首发 本站域名 www.haxwx5.com 手机同步阅读 wap.haxwx5.com
    发廊妹

    这个女孩叫甜梦梦,四川人,二十岁左右,如同一个美丽精灵一样出现在二弟眼前。

    二弟一见到甜梦梦就被迷住了,高挑、性感、苗条、胸脯丰满,屁股凸翘,一双月牙型的眼睛,弯弯的,笑盈盈的,二弟见过的美女美就美了,但是甜梦梦不但美,还有一种狡黠聪明活泼的神态,让人感觉她一眼就能够看穿你,但是你永远也摸不透她。

    甜梦梦见到二弟傻乎乎地看着自己,一扬眉,抛出一个诡异甜蜜的微笑,二弟马上被电得呜呼哀哉,心里想:这个女孩,怎地这么迷人,若是能够得到她,叫我做什么都可以,这样想着,下面立刻高高翘起了。

    不过令二弟绝对没有想到的是,像甜梦梦这样看似青春靓丽、聪明绝顶、不食人间烟火的女孩,倘若她自己不说,别人永远也不知道,其实她的文化很低,小学都没有毕业。

    甜梦梦十四岁就出来广东了。

    甜梦梦的故乡在四川大巴山里面的一个小村庄,那里青山环绕,柳翠笼烟,溪流蜿蜒,好山好水养育出一方好人家,可惜四川什么都有,就是没有钱,甜梦梦家乡那里的孩子,一般养到十四、五岁便出去打工,绝大部分是来广东,由于距离远,她们就像候鸟,一年回家一次,就是过年那几天。

    不过那里的农村和中国其他地方的农村不一样,那里的农民抢着生女儿不愿意生男孩,为什么?因为生男孩要贴钱生女孩可以赚钱。

    但是在改革开放以前,四川人也很重男轻女啊,有的女孩子生出来了还要扔掉,为什么短短十年八年时间内,居然有了这样翻天覆地的变化呢?

    这还得和甜梦梦的表姐水莲说起。

    能够改变人观念的,往往不是战争、地震、惨烈的天灾人祸,而是一些看似卑微弱小的人和事。

    表姐水莲家曾经是她们村最穷的人家,她的爷爷以前是地主,文革的时候被斗死了,家里的财产都充了公,一个家族的人都成为了牛鬼蛇神,后来奶奶也饿死了,不过家境虽然没落了,但是父亲自小养成的好吃懒做的习惯并没有改变,没有好吃好玩的还发狠打人,有一次家里没有煮来吃的了,他想出去赌钱,便提了自己家的一个铁锅出去,被母亲死死抱住一条脚不让走,他又打又骂依旧死死不放手,便扬起铁锅一把砸到母亲头上。

    从此以后,母亲有点傻,常常动也不动地在别人家屋檐下坐着,不时呲着牙齿流口水笑,水莲还有一个弟弟,他们小的时候经常拖着鼻涕,和村里的狗一起,站在别人家的门口讨饭吃。

    水莲十四岁那年跟着一个老乡来到广东,有人说她是在做发廊,但是具体做什么别人也不知道,好像广东遍地都是钱,可以随手捡的,水莲年纪轻轻,稚毛未脱,来广东没有多久,人生地不熟,也没有什么本事,却每月给家里寄钱,一千两千三千不等,那时候建一层楼房只要一两万,青菜大米也还是一块几毛钱一斤啊!

    也没过多长时间,水莲家翻身了,请人盖了一栋两层楼房,住上了干干净净舒舒服服的新房子,还有自己一家人用的干净厕所,她们家的人再也不用到村子外面挤公厕了,她那个吃百家饭长大的弟弟,刚刚十几岁便有人介绍对象来了。

    水莲的父亲得意洋洋,穿得像是个老少爷似的,整天提着一个酒葫芦吭着调子唱歌谣,至于她母亲,原来村人都觉着她有点傻,但是后来有了钱,大家就都不觉着她傻了,有事没事的还故意走到她面前,恭维她肚子争气,生的水莲哪里是个女儿?简直就是生了个银行!

    更让农村人吃惊的是,水莲过年回家,大家几乎认不出来了,都以为眼前的这个人不可能是水莲,一定是自己的眼睛出了问题,大家印象中的水莲是个瘦猴,脏不垃圾的,衣服穿的破破烂烂,头发乱糟糟的,脸上黑乎乎的,到处是鼻涕痕,像是垃圾堆里面的一个布娃娃,根本还不像个人,而现在的水莲,唇红齿白,肌如白雪,身材饱满,屁股很翘,胸脯非常大,脖子上挂着白金项琏,脚踏红蜻蜓高跟鞋,身上穿着价值过千的羽绒服,那些羽绒服啊,农村人见都没有见识过,只要穿上那么一件,冬天下再大的雪也不觉得冷。

    最令人惊讶的,还是水莲的气质、神态,尤其是她的表情、眼神,再也看不出是个土里土气的农村妹,而是脱胎换骨变成了另外一个人,看上去很媚,很柔,很美,非常讨人喜欢。

    水莲的各种巨大变化,像是一颗炸弹一样在封建落后的农村里炸开了锅,特别是对于同龄的女孩,谁不想到广东闯闯,不只是可以寄钱回家扬眉吐气,更重要的是也可以变得像水莲这样迷人漂亮。

    水莲成为了村里的一号人物,那年春节,村里的女孩子没白天黑夜的围着她转,就像她的粉丝,笨拙生硬地学着她的每一个动作和姿势。水莲涂着口红和眼影,还拿出一大包化妆品让围在旁边的那些女孩子涂,那些女孩子一方面不懂,另一方面农村人嘛,都有点小贪心,反正别人给的不用自己的钱,一个劲的拿着那些化妆品往自己脸上抹,搞到自己脸上青一块红一块黑一块,不伦不类的像电视里面的小丑一样。

    甜梦梦只比表姐小一岁,农村女孩读书迟,那时候甜梦梦还有一个学期才小学毕业,但是晴天霹雳出现了一个表姐水莲,甜梦梦哪里还有心情读书啊,表姐目不识丁还不是照样赚大钱吗?甜梦梦像是个跟屁虫一样天天围着表姐转,言听计从,斟茶递椅,甘心情愿听她吩咐做她侍从。

    甜梦梦和表姐同食同宿,不久,表姐在广东的工作,她也清楚了,也就是洗洗头,揉揉骨,敲敲背,不过这些赚的都是小钱,要想赚大钱还得豁出去,将房门一锁,和那些男人脱光了搂着一起滚到床上……

    原来表姐是将自己的身体卖给那些人啊,真难为情,但是金钱的力量是无坚不摧的,甜梦梦见证了表姐从乌鸡便凤凰,从卑贱到高贵,从丑陋变美丽,心里想只要自己能够变得和表姐一样,做什么都不怕。

    甜梦梦搂着表姐说:“表姐,我想跟你去,行吗?”

    “你不怕别人闲话?”表姐问。

    “你都不怕,我有什么好怕。”甜梦梦说。

    “中!那我们两老表一起去!”表姐说。

    过了年,小学未毕业的甜梦梦就要跟表姐上广东,父母家人知道了一点都不反对,反正女儿养出来是别人的,赶紧趁她们没嫁人,去广东干多几年赚多几年钱吧!

    于是乎,梦甜甜回头摇着手臂跟家乡做了拜拜的手势,欢天喜地跟表姐上广东,迎接了自己第一个客人,换得人生第一桶金。
高速文字首发 本站域名 www.haxwx5.com 手机同步阅读 wap.haxwx5.com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